牧斋初学集

《初学集》又称《牧斋初学集》凡一百一十卷,其中诗二十卷、文八十卷;又《太祖实录辩证》五卷、《读杜小笺》三卷、《读杜笺》二卷,(两集皆作者亲自编定),是其书体例异于一般诗文集处。该集由钱之门人瞿氏耜刻成于明崇祯十六年癸未九月。诗集别有钱曾的《初学集笺注》二十卷,刻于清初,与瞿本略有出入,词句也互有异同,后有翻刻本。乾隆时书遭禁毁,清末宣统二年,邃汉斋始以明瞿刻本与笺注本两相对勘,作了校订,并加按语,合两本为一,以铅字排印。二十年代,商务印书馆影印明刻《初学集》,列入《四部丛刊》。

初学集卷一

○还朝诗集(上)(起泰昌元年九月,尽一年。)

(九月初二日奉神宗显皇帝遗诏于京口成服哭临恭赋挽词四首)

竹符颁郡国,玉几罢音徽。率土悲风动,敷天泣露。

清霜明秘器,红叶掩容衣。恸哭江城暮,秋笳起落晖。

△其二

太妊胎而教,甘盘学后臣。营斋尝念母,步祷为忧民。

静摄周函夏,分封断鬼神。南郊传累德,哀策属何人?

△其三

在宥群方理,高居庶物新。天为摧丑虏,地不爱金银。

杨柳深宫月,梧桐别院春。升平多故事,载笔询遗民。

△其四

北极升遐日,南徐恸哭时。攀髯生有愿,临穴死无期。

侍从朱衣隔,胪传玉笔遗。奔丧吾岂敢,亦欲报恩私。

(九月十一日次固镇驿恭闻泰昌皇帝升遐途次感泣赋挽词四首)

御极恩方布,登遐诏已刊。生存臣子恨,死孝帝王难。

凤阙秋霜满,龙楼夜雪残。见星吾敢后,恸哭向征鞍。

△其二

妖星频贯扫,白气久缠绵。将作荒三殿,材官哭九边。

起居宫掖秘,清削御容传。国史征何代?三朝并一年。

△其三

丹地飞章日,青宫侧席时。忧危宗社并,诃护鬼神知。

禁近终难问,弥留竟可疑。盈朝董狐笔,执简欲何施?

△其四

凭几将传命,垂衣尚视朝。重阴才见,遍雨不崇朝。

德自三旬著,功难百世祧。吾君幸有子,十六诵唐尧。

(嫁女词四首)

余初登第,旋奉先人讳,里居奉母,垂十有一年,乃诣阙补官。是时神庙上宾,国论喧う。辽寇隳突,别母北上,中心恻怆,而作是诗也。

中堂何喧阗,明烛耀银缸。箱帘启萎蕤,刀尺声良良。

大姊裁罗襦,小妹熨裆。邻女赠锦段,双双绣鸳鸯。

阿母鬓婆娑,篝灯理中裳。阿母向我言:抚汝娇且长。

十载违汝家,顿悴类刍孀。轻轩宵在门,重整嫁时装。

女行欣有家,阿母心内伤。牵衣告阿母,背指灯烛光。

女身如明烛,影在阿母旁。

△其二

有家亦云久,结缡在高堂。云胡背君子?不得奉尊章。

归宁十余载,道路阻且长。欲绝忍弃捐,欲往河无梁。

戢身事慈母,顾影守帷房。独坐亲图史,行步施珩璜。

怀哉《苡》诗,诵彼露章。岂若鲁洁妇,陌上行采桑。

菟丝生陂田,终不慕高冈。芙蓉悴秋风,其名为拒霜。

我生不有命,胡为怨空床?

△其三

空床虽独守,终然念所天。主人良高卧,臧获偷晏安。

薪突谁与徙?井臼或不完。祭祀废舂割,寇盗隳墙垣。

百忧搅我心,逼迸不得言。捶床复倒枕,岂为儿女欢。

终身一与齐,弃捐永相关。况我非弃妇,何能不ォ澜?

不见漆室女,倚柱起长叹。

△其四

长叹亦何为?会合当有期。怀君双明珠,中夜生光辉。

沈渊何足悼,光彩谅不亏。缟衣与綦巾,理我嫁时衣。

ㄚ服及春风,何能待秋时?丑妇憎明镜,众女疾蛾眉。

琴瑟贵静好,闭户理朱丝。行行远阿母,回头涕涟ㄝ,

翩翩辞归燕,向我飞差池。

(吴门寄陆仲谋大参)

步さ相呼倒接,东阡南陌夜归迟。檀槽奏罢翻新曲,桦烛烧残覆旧棋。

燕赏花时无主客,催征酒社有文移。谢公底事情怀恶?只为中年有别离。

(渡江二首)

京江南北路,不到十余年。岁月看如此,风波意眇然。

浮生催渡客,宦况钓鱼船。何事眉山老,归期只问田?

△其二

山城如画里,一棹亦悠哉。铃塔晴相语,鱼龙静不う。

澄江千嶂见,秋水片帆开。约略金山寺,曾听粥鼓来。

(仪真西十里褚家堡公馆壁版晋江李伯元作修馆记其文有宋元名家风致李未尝以文章名于世其文集亦不传感而题其后)

漆版摩娑字半湮,虫丝鼠迹暗承尘。文章颇似褒城驿,可有停车点笔人?

(过清流关读尹二员外(嘉宾)题壁诗云莫道时清关失险勇夫重闭自春秋欧阳公曰漠然徒见山高而水清其意尤可感也辄书短歌继之)

南滁介恃江淮土,清流一关作门户。山环径复路砑然,万马盘空忽轩舞。

关门悬ニ通井,逶迤中原去莫捍。临濠王气芒砀云,后却前迎势凌乱。

我来吊古清流关,升关四望山孱颜。山高水清如昨日,战垒削沙蓬间。

清流失据晖凤死,十五万人羊豕。降幡已分树石头,钓丝何用量江水。

承平天地无南北,巾车舂粮从所适。勇夫重闭自春秋,尹生之言使我忧。

(过滁州怀李三长蘅长蘅偕上公车爱滁阳山水有异时吏隐之约故及之)

十五年前再往还,停车犹记并开颜。风霜宛尔如君秀,泉石依然笑我顽。

行役总归鸿爪迹,怀人仍在马蹄间。环滁官舍琴台畔,拄笏知谁解看山?

(南滁望滁阳王庙遂趋临濠道中感而有述)

我车出南滁,遂走临濠道。帝乡多白云,王侯尽宿草。

缅怀滁阳王,一旅起佣保。真龙潜鱼服,椒涂附萝茑。

家人畜帝后,天子呼翁媪。遗业资龙兴,残躯没云扰。

庙貌良已隆,血胤终莫考。丽牲碑版传,立马墓田杳。

啸歌感牧竖,惆怅询父老。我观草昧初,群雄觊大宝。

逐鹿分犄角,探龙竞鳞爪。真人信天授,讵能一剑埽。

牧羊荡秦灰,铜马启汉造。赫赫高光业,驱除岂云小。

滁阳追王陈,亳都纪年渺。史存有讳忌,国往无继绍。

故事亥豕讹,残书蠹鱼饱。善哉秦楚际,迁《史》著《月表》。

寄语石室人,放失事搜讨。

(临淮田舍题壁赠王鹤年)

坦腹便便腰十围,铁衣抛却卧牛衣。恨君不度三岔水,生取□□□□归。

(彭城道中寄怀里中游好次坡公在徐寄邦直子繇之韵四首)

少小论交杵臼间,十年漂泊共郊原。灯窗飒飒秋风急,帘阁萧萧暮雨喧。

笑口嘲轰巾角垫,书签狼藉酒杯翻。停车欲作相寻梦,睡眼揩时泪已吞。

△其二

台头急雨怀邦直,东阁凄风对子由。偶到彭城寻旧事,转于行役起离忧。

窃红吾谷枫霜蚤,收渌西湖荻水秋。料得诸君尝共醉,不知曾话阿侬不?

△其三

料峭西风汴泗间,江东应念夹衣寒。软红三尺新闺梦,嫩绿千章旧钓滩。

拂水莺花春寂寂,彭城风雨夜漫漫。情知五百年间事,铜狄摩娑不忍看。

△其四

十日京江不滞留,故人趣别我先忧。髯龚喜作班荆语,短许空期弹铗游。

拥髻风情传后阁,胡床谈笑忆南楼。掉头终拟随公等,浩荡春波戏白鸥。

(徐州杂题五绝句)

彭城十日水奔流,太守行呼吏卒愁。《河复》诗成无一事,羽衣吹笛坐黄楼。

△其二

重瞳遗迹已冥冥,戏马台前鬼火青。十丈黄楼临泗水,行人犹说霸王厅。

△其三

柳老花残木叶秋,西风斜日总牵愁。天涯大有多情客,不忍经过燕子楼。

△其四

磨盘岭过出淮东,捍索如雷百丈洪。陆走要知山下路,舟行莫使满帆风。

△其五

鸦轧争看济渡舟,人如凫雁集汀洲。褰衣灭踝君休笑,自古黄河是浊流。

(丁未春与李三长蘅下第并马过滕县贳酒看花已十四年矣感叹旧游如在宿昔作此诗以寄之)

滕县春来花万树,花白花红夹烟雾。交加嫩蕊欺艳阳,灼烁繁英照日暮。

今我来时秋已老,柳秃槐黄陨霜露。风雨依稀下第身,莺花指点停车路。

与君过此十四春,日月如梭事错互。青春作伴更几回?紫陌看花是前度。

花开花落下成,征人合沓从此去。花前掉臂去复来,纵见花开有何趣?

羡君真作淡荡人,闲即牵舟湖上住。山僧扣门分盘餐,榜人刺舟乞绢素。

西湖烟水收渌波,灵隐霜林放红雨。征途茫茫君倘忆,清梦悠悠我难赴。

推寻旧迹如见君,花白如银咏君句。沈吟叹日欲西,为君酹酒田文墓。

(邹县谒孟子庙)

岿然驺国里,庙门锁苍翠。郁盘千年宫,桧柏留浩气。

末学纷坛,讲堂开马肆。妾妇充朝著,从横树师帅。

获禽良已诡,率兽一何恣。呜呼七篇书,无乃坠于地?

栋宇自古昔,谁与任涂?下车泪泫然,再拜湿阶。

(大风发城山)

驱车城山,刚风旋如块。端殷崩雷,石角噫众籁。

合沓饥鸱号,排荡飞退。首涂失西东,亭午转冥晦。

天窄危径里,日荡浮埃外。舆呼徒侣错,马旋尾鬣对。

局步蹴石根,却行压人背。登顿鸟道半,经亘蚁封内。

歇鞍方问涂,息肩始一喟。行看日车斜,坐喜坤轴在。

行迈固有时,冥升信多晦。善哉前车戒,斯言旅人昧。

(发茌平过高唐州)

今日宜行旅,天清日融融。徒御行且歌,人马欣相从。

朝发鲁连村,却过平原封。顾此风日美,念彼道路穷。

驾车役童竖,束燎责老翁。袒肩惊肉鞍,顿足嗟骨舂。

弓剑趣传遽,竿牍疲邮筒。使车风飒沓,飞骑尘冥。

民劳思小康,财尽歌《大东》。嗟我亦何人!晏坐安车中。

(河间城外柳二首)

日炙尘霾辙迹深,马嘶羊触有谁禁?剧怜春雨江潭后,一曲清波半亩阴。

△其二

长条垂似发,拂马眠衣总不堪。昨夜月明摇漾处,曾牵归梦到江南。

(佟宰饷刁酒戏题示家纯中秀才)

刁酒沾唇味许长,河间才得一杯尝。侬家酒谱卿知不?记取清甘滑辣香。

△其二

北酒盈尊菜满盘,每因西笑忆长安。如今又想南茶吃,悔掷枪旗上马鞍。

(和范致能燕山道中绝句八首)

(吾郡范文穆公成大以乾道六年使金,自渡淮至燕山,涂中有绝句诗一卷。自白沟河抵会同馆凡八首,则余入畿南所经历道也。吊古忧时,感叹天水、金源遗迹,援笔属和,情见乎辞,庶几效蒙瞽之义焉。)

△白沟河

(范诗注云:在安肃北十五里,阔才丈余,古亦名巨马河,本朝与辽人分界处。)

辽宋分疆一线流,白沟人说是鸿沟。两河三镇全输却,残局休论十六州。

△范阳驿

(范注云:涿州驿墙外有尼寺,二铁塔夹涂如雪,俯瞰驿中。)

朔漠风来语铎铃,浮图如雪夹邮亭。使臣中夜频欹枕,替戾冈音或可听。

△琉璃河

(范诗云:琉璃河上看鸳鸯。注云:在涿州北三十里,极清Г,茂林环之,尤多鸳鸯,千百为群。)

花石纲残花鸟稀,纥干山雀几时归?琉璃河上乘轺客,愁见鸳鸯对对飞。

△灰洞

(范注云:在涿北燕南之间,两旁皆高冈,无风而尘土坌集,不辨人物。)

燕南涿北杀愁人,灰洞无风自起尘。一片江南图画里,西湖秋月石湖春。

△良乡

(范注云:燕山属邑。驿中供金栗、天生子,皆珍果;又有易州栗,甚小而甘。)

揽辔尝新一叹嗟,山梨易栗带胡沙。宜春小苑芳菲日,苜蓿葡萄属内家。

△卢沟

(范诗云:草草舆梁枕水低。盖文穆过时,此桥尚未石。)

已割燕云却罢休,使车容易度芦沟。桑乾河水舆梁下,依旧长流绕汴州。

△蹋鸱巾

(范注云:金接伴使田彦皋所裹,盖胡服也。)

貂总纷纷,巾帼何曾遗(去)虏人。册使南来恭谢北,不知谁戴蹋鸱巾?

△会同馆

(范注云:燕山客馆也。辽人馆本朝使,已谓之“会同馆”。)

揽辔乘轺使指同,燕宾馆宇杂华风。会朝青海班三恪,莫讶胡儿说会同。

○附录旧诗

(吴门送福清公还闽八首(甲寅))

都门祖帐蔼如林,却望彤墀泪不禁。出处频烦明主念,安危何限老臣心。

梦回渐觉朱衣远,身退初知白发深。林下有人君侧少,知公未忍说投簪。

△其二

上帝高居俨肃雍,中书退食敢从容。举朝水火和羹苦,于野玄黄战血重,

四海忧来频缓带,只身朝罢每扶筇。可知报主心如醉,久矣愁听长乐钟。

△其三

介圭争望锡河山,忍听优歌枯菀间。春尽亲王将就国,夜分御札尚封还。

赤心自诉萦千折,丹地频惊扣九关。羽翼已成商老去,汉庭容易点朝班。

△其四

圣母上宾遗诏出,普天开读泪并流。楚宗系累泣相见,高庙衣冠欣出游。

玉几自天亲改削,珠何日罢征求?如椽大笔盈怀袖,莫忘山东父老忧。

△其五

甘陵南北久分歧,鹭雍容彼一时。抗疏有人盈琐闼,顾名无阙省罘ぜ。

恩牛怨李谁家事?白马清流异代悲。八载调羹心赤苦,临行谆复外庭知。

△其六

传宣铃索待中宵,夙夜宁知帝座遥。自分朴忠要圣主,何烦激切拟先朝。

丹墀虎豹纷相伏,白简鱼龙莽自骄。摒挡箧箱留谏草,欲令史记唐尧。

△其七

拂衣归揖武夷君,九曲仙山帝许分。钓碣自携新炼石,卧床还弄旧书云。

朝班改隶三元会,锡命裁成十赉文。斗柄瞻相仍在手,幔亭光气夜氤氲。

△其八

闽海争传岳降神,匝天弧矢护生申。契丹使亦知无老,回纥占应见大人。

代许孤忠留一柱,帝思耆德抚三辰。吴门咫尺邻阊阖,珍重东山五亩身。

(绣斧西巡歌四首为徐季良先生作(乙卯))

绣斧西巡不暂停,猿啼宇怨蜀山青。胡床ゎ被萧然去,片石留为《剑阁铭》。

△其二

雾巴烟蜀道遥,每瞻参井叹中朝。知君未惬澄清思,又过清江万里桥。

△其三

清时指佞岂涂穷,毛笔看他御史骢。莫道一鸣都斥去,能言鹦鹉在雕笼。

△其四

监察繇来比蜀椒,不应开口在中朝。迁官解道如甘子,甘子心头苦自饶。

(夜泊浒墅关却寄董太仆崇相四首(戊午))

浒墅关前薄暮过,孤装穷客免讥诃。榜人莫讶逢迎少,津吏繇来殿最多。

过雨洗铛慧水,迎风倚棹按吴歌。十年漂泊中宵梦,怕听霜林振鸟窠。

△其二

阖庐城下雨萧萧,有客方舟共策辽。直北总凭山海障,自东莫断懿河腰。

钻刀可忘降夷狡,赐剑还防宿将骄。更说天街多客宿,起占箕尾坐中宵。

△其三

吴儿谁复说韩徐?勋业空传琬琰书。近见闽中董应举,颇推吴下吕纯如。

身经海道千盘险,血溅貂十指余。但使群公皆女辈,不才甘自老樵渔。

△其四

宿火荧荧冷不除,酒温时复点残菹。更长细听关门柝,烛短粗翻海漕书。

下水帆樯过越峤,中宵弦管接姑胥。清平时节繁华地,ゎ被孤蓬信所如。

(叠前韵答何三季穆)

通籍金闺数载过,闲门罗雀省人诃。春心骀荡花间少,秋发缤纷酒后多。

但说艰危三太息,每逢朋旧一悲歌。五湖只在蒹葭畔,渔火冲寒警雁窠。

△其二

冲车格格马萧萧,天下征兵尽度辽。系累行人传秃节,参夷降将诧横腰。

每忧毕口星非旧,谁禁旄头气不骄。报国自惭无一寸,坐听瞽史度寒宵。

△其三

年来灾逼扬徐,硕鼠曾占《草木》书。湖海忧危惟汝独,菰芦豪杰更谁如?

灯窗俯首心堪折,书案筹边泪有余。春暖洞庭虾菜好,可能削迹共佃渔。

△其四

氛冥冥岁逼除,行吟自采泽边菹。星占未解灵台奏,云物真惭太史书。

铁锁楼船还建业,龙衣御酒自姑胥。裁诗共有河山泪,感激飞腾我不如。

(除夕再叠前韵和季穆寄黄二子羽之作兼示子羽)

除夜闲门泠落过,桃符土梗也相诃。祢衡姓氏投人少,韩愈文章逐鬼多。

幕燕频烦春社语,村鸡愁绝夜分歌。五行记异凭谁验?鸲鹆年年识旧窠。

△其二

陨霜犹未杀菅萧,约略年光转辽。低亚梅花先索笑,欠伸杨柳欲舒腰。

冰侵绨几书签冷,衣覆香篝侍女骄。煨芋焚枯吾事足,莫将风雪厌寒宵。

△其三

黄帘绿幕漏徐徐,短檠频挑夜勘书。艺苑丛残稂莠在,文人凋谢槿花如。

金华绝学吴黄后,太仆遗编欧柳余。寄语吾徒须努力,张罗休效一囊渔。

△其四

残雪流澌入涧除,岁华荏苒度盐菹。人情简点惟除目,世事参差似历书。

仕路无因同鼠穴,儒生何计勒狼胥?眼中二子非凡鸟,且共翱翔尺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