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8

艾伦·坡诗歌《乌鸦》的精神分析解读

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1809~1849)的短篇小说《红死病的假面具》、《厄舍府的倒塌》,以及他的诗歌《闹鬼的宫殿》和《乌鸦》都受到了哥特式主义文学的影响。

本文关注的重点是爱伦·坡的恐怖、怪诞故事中的黑暗浪漫主义,并且通过精神分析的方法解析他的著名诗歌《乌鸦》。

《乌鸦》

埃德加·爱伦·坡

曹明伦  译

从前一个阴郁的子夜,我独自沉思,慵懒疲竭,

面对许多古怪而离奇、并早已被人遗忘的书卷;

当我开始打盹,几乎入睡,突然传来一阵轻擂,

仿佛有人在轻轻叩击——轻轻叩击我房间的门环。

“有客来也”,我轻声嘟喃,“正在叩击我的门环,

惟此而已,别无他般。”

哦,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在风凄雨冷的十二月,

每一团奄奄一息的余烬都形成阴影伏在地板。

我当时真盼望翌日——因为我已经枉费心机

想用书来消除伤悲,消除因失去丽诺尔的伤感,

因那位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美丽娇艳,

在此已抹去芳名,直至永远。

那柔软、暗淡、飒飒飘动的每一块紫色窗布

使我心中充满前所未有的恐惧,我毛骨悚然;

为平息我心儿的悸跳.我站起身反复念叨

“这是有客人想进屋,正在叩我房间的门环,

更深夜半有客人想进屋,正在叩我房间的门环,

惟此而已,别无他般。”

于是我的心变得坚强;不再犹疑,不再彷徨,

“先生,”我说,“或夫人,我求你多多包涵:

刚才我正睡意昏昏,而你敲门又敲得那么轻,

你敲门又敲得那么轻,轻轻叩我房间的门环,

我差点以为没听见你。”说着我打开门扇——

唯有黑夜,别无他般。

凝视着夜色幽幽,我站在门边惊惧良久,

疑惑中似乎梦见从前没人敢梦见的梦幻;

可那未被打破的寂静,没显示任何象征,

“丽诺尔?”便是我嗫嚅念叨的惟一字眼,

我念叨“丽诺尔”,回声把这名字轻轻送还;

惟此而已,别无他般。

我转身回到房中,我的整个心烧灼般疼痛,

很快我又听到叩击声,比刚才听起来明显。

“肯定,”我说,“肯定有什么在我的窗棂;

让我瞧瞧是什么在那儿,去把那秘密发现,

让我的心先镇静一会儿,去把那秘密发现;

那不过是风,别无他般!

然后我推开了窗户,随着翅膀的一阵猛扑,

一只神圣往昔的乌鸦庄重地走进我房间;

它既没向我致意问候,也没有片刻的停留,

而是以绅士淑女的风度栖到我房门的上面,

栖在我房门上方一尊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

栖息在那儿,仅如此这般。

于是这只黑鸟把我悲伤的幻觉哄骗成微笑,

以它那老成持重一本正经温文尔雅的容颜,

“冠毛虽被剪除,”我说,“但你显然不是懦夫,

你这幽灵般可怕的古鸦,漂泊来自夜的彼岸,

请告诉我你尊姓大名,在黑沉沉的冥府阴间!”

乌鸦答曰“永不复焉”。

听见如此直率的回答,我对这丑鸟感到惊讶,

尽管它的回答不着边际——与提问几乎无关;

因为我们不得不承认,从来没有活着的世人

曾如此有幸地看见一只鸟栖在他房门的上面,

看见鸟或兽栖在他房门上方的半身雕像上面,

而且名叫“永不复焉”。

但那只栖于肃穆的半身雕像上的乌鸦只说了

这一句话,仿佛它倾泻灵魂就用那一个字眼。

然后它便一声不吭——也不把它的羽毛拍动,

直到我几乎在喃喃自语“其他朋友早已离散,

明晨它也将离我而去,如同我的希望已消散。”

这时乌鸦说“永不复焉”。

惊异于屋里的寂静被如此恰当的回话打破,

“肯定,”我说,“此话是它惟一会说的人言,

从它不幸的主人口中学来。一连串横祸飞灾

曾接踵而至,直到它主人的歌中有了这字眼,

直到他希望的挽歌中有了这个忧郁的字眼——

永不复焉,永不复焉。”

但那只乌鸦仍然在骗我悲伤的灵魂露出微笑,

我即刻拖了张软椅到门边雕像下那乌鸦跟前;

然后坐在天鹅绒椅垫上,我开始产生联想,

浮想连着浮想,猜度这不祥的古鸟何出此言,

这只狰狞丑陋可怕不吉不祥的古鸟何出此言,

为何对我说“永不复焉”。

我坐着猜想那意思,但没对乌鸦说片语只言,

此时,它炯炯发光的眼睛已燃烧进我的心坎;

我依然坐在那儿猜度,把我的头靠得很舒服,

舒舒服服地靠着在灯光凝视下的天鹅绒椅垫,

但在这灯光凝视着的紫色的天鹅绒椅垫上面,

她还会靠么?啊,永不复焉!

接着我觉得空气变得稠密,被无形香炉熏香,

提香炉的撒拉弗的脚步声响在有簇饰的地板。

“可怜的人,”我叹道,“是上帝派天使为你送药,

这忘忧药能终止你对失去的丽诺尔的思念;

喝吧,喝吧,忘掉你对失去的丽诺尔的思念!”

这时乌鸦说“永不复焉”。

“先知!”我说“不管是先知是魔鬼,是鸟是魔,

是不是撒旦派你,或是暴风雨抛你,来到此岸,

来到这片妖惑鬼祟但却不惧怕魔鬼的荒原——

来到这恐怖的小屋——告诉我真话,求你可怜!

基列有香膏吗? 告诉我,告诉我,求你可怜!”

乌鸦说“永不复焉”。

“先知!”我说“不管是先知是魔鬼,是鸟是魔,

凭着我们都崇拜的上帝——凭着我们头顶的苍天,

请告诉这充满悲伤的灵魂。它能否在遥远的仙境

拥抱一位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纤尘不染,

拥抱一位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她美丽娇艳。”

乌鸦说“永不复焉”。

“让这话做我们的告别辞,鸟或魔!”我起身吼道,

“回你的暴风雨中去吧,回你黑沉沉的夜之彼岸!

别留下你黑色的羽毛作为你灵魂撒过谎的象征!

留给我完整的孤独!快从我门上的雕像上滚蛋!

让你的嘴离开我的心;让你的身子离开我房间!”

乌鸦答曰“永不复焉”。

那只鸟鸦并没飞走,它仍然栖息,仍然栖息,

栖息在房门上方苍白的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

它的眼光与正在做梦的魔鬼的眼光一模一样,

照在它身上的灯光把它的阴影投射在地板;

而我的灵魂,会从那团在地板上漂浮的阴影中

解脱么——永不复焉!

 

1845年出版的诗歌《乌鸦》(The Raven)从前两节就开始通过“阴郁的子夜”和“凄冷十二月的萧瑟”表达/宣告了一种悲伤的气氛,叙述者独自坐在那里,被“一本被遗忘的古老而好奇的书”吞噬。

似乎叙述者回忆起了最近一些灼烧其内心的事件,让他心事重重或若有所思。“奄奄一息的余烬”和“伏在地板上的阴影”等词象征着死亡的主题,叙述者坐在壁炉旁,看着燃烧的火焰,不自觉地反映出他对死亡的恐惧,甚至是痴迷。


叙述者不仅表达了他对死亡问题的担忧,而且他还受到了一位他记得的、显然他仍然爱着的女人之死亡的影响,因为她具有“绝世而容光焕发的少女”的特质。

这些忧郁的文字与哀悼不同,忧郁症关注的是一种未知的失落,因为患者知道自己失去了谁,又不知道自己失去的是什么,但极其不自觉地仍在寻找他在自己身上失去的东西。

这就是他(那像藤蔓一样迁延的)忧郁状态的根源,让他沉溺其中,无法自拔。通过叙述者的记忆,存在于他内心的,是幻想中所爱之人绝美的形象,同时又伴随着她的缺席,并以拟人化的乌鸦入侵者的形式真实存在。

爱伦坡的父亲在他不到2岁时,就失踪了。坡的母亲24岁去世时,坡还不满3岁。

乌鸦这种动物,在神话中有不同的文化解释,北欧神话奥丁的两只乌鸦名字分别意味着“思想”和“记忆”,象征着乌鸦侵入了叙述者的心理空间。

一方面,叙述者看到的乌鸦可能会反映了他心中“回忆”起了一些和心爱的丽诺尔有关的情感和“思想”,他在等待希望的迹象,只为了知道在外面的某个地方,她还活着。因此,乌鸦的到来可能会为他提供了希望和方向。

在后来的诗词中,当乌鸦告诉他“永不复返”,并声称叙述者再也见不到丽诺尔之时,便否定了叙事者通过回忆燃起的希冀。

事实上,乌鸦也同时象征着失去希望。具备了希望和失望之双重意义的乌鸦,可以让叙述者抓住现实的某些表象,以便在哀伤中坚持下去——如果没有希望,叙述者就无法抓住现实,从而陷入疯狂;如果只有希望,又与叙述者忧郁的心境不符。

另一方面,闯入他房间的乌鸦,所指的,是其心爱之人的记忆性表征;叙述者认为,他记忆中的这个地方,是不会被任何人类的打扰或入侵的唯一地方,但很快证明,他错了。

乌鸦(ebony bird 乌木鸟)的突然闯入,是悲伤本体的体现,同时也打破了叙述者创造的亲密空间,叙述者在他创造的空间中体验他的悲伤,并记住他心爱的丽诺尔——不再存在的爱情对象。


这样的解释可以概括为拉康引用的康德哲学中的“事物(Das Ding)”概念。拉康认为“事物”或他所称的丧失客体位于渴望客体的中心、或存在于欲望本身的深处,因为它“依附于我们欲望中心的任何开放的、缺失的或有着敞口的东西。”

根据拉康的说法,以另一个、或不存在的物体的欲望为特征的丧失客体——未知的物体——最好是空白。

拉康的主体,即,在这种情况下的叙述者,或也被称为人类主体性,与虚空相关。在这种背景下,乌鸦,象征着大自然的黑暗元素,具有超自然的力量,并与叙述者沟通,让他想起了他心爱的丽诺尔。


乌鸦代表的本体论空白(ontological void)意味着寻找存在的意义,用丽诺尔的回忆填补了叙述者主体性的空白部分,也反映了坡即将失去妻子弗吉尼亚的情况。

乌鸦的形象代表了不可征服的阴影。

在《乌鸦》中,乌鸦到来之前有着险恶、可怕和充满活力的迹象,通过使用“黑暗”、“让我激动的是前所未有的可怕”、“我的心跳”、“深深地陷入了黑暗”以及“这是风,什么都没有!”等词。乌鸦到来之前的哥特式氛围是有意为诗中接下来的内容铺平道路的。

乌鸦进入房间,立即飞到“Pallas半身像上”(希腊智慧女神帕拉斯·雅典娜”)的叙述。意味着,智慧、知识和情感成熟的品质都归功于这只拯救叙述者的乌鸦,它提醒叙述者,当鸟儿告诉他“永不复焉”时,丽诺尔也将永远离开。

通过这种方式,叙述者面临着丽诺尔之死的残酷现实,他永远无法逃离的、即将发生的命运。

乌鸦表达出的智慧和秩序的声音逐渐缓和,但与此同时,当叙述者开始与乌鸦交谈时,他在情绪上出现摇摆,并用“先知!”我说“不管是先知是魔鬼,是鸟是魔“来称呼他,同时询问丽诺尔,希望得到他的询问的答案。

然而,叙述者得到的唯一答案是“永不”——乌鸦的这个回答,在整首诗中重复了11次。

《乌鸦》创作于1845年,3年前,坡的妻子弗吉尼亚在唱歌时血管破裂,从此开始咳血,并因肺结核一病不起。2年后,也就是1847年,弗吉尼去世,与坡的母亲一样,也是24岁。

总的来说,坡的诗歌《乌鸦》悲凉而又迷人,因诗歌的主题处理了死亡、失去心爱的人和悲伤的过程,拥抱了哥特式的存在主义场景——试图在失去之后掌握生命的意义,并在暴露于黑暗和未知的未来哦时面对现实。

此外,叙述者未能在不知不觉中建立起自己的自我,不断地寻求与象征的母亲、渴望的人物丽诺尔再次团结,未能接受她的死亡,或在某种程度上未能接受乌鸦所体现的死亡。

与同时代的其他作家,如纳撒尼尔·霍桑和玛丽·雪莱一样,坡在文学作品中描写和探索了一些非传统的主题。

他对死亡和暴力的迷恋,对心爱之人的丧失,对复活、或以某种物质形式超越坟墓的生命的可能性,以及对恐怖和悲剧的神秘感,是他短篇小说和诗歌的核心主题。


扫码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