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1

吴绡,错把痴心付,余生修行过

崇祯九年,皇太极即位,正式定国号为大清。这年七月,清军从喜峰口进入长城,直扑内地,最后是攻破了12座城池,掠夺了大量的人口牲畜。也是这一年内地的农民起义军如火如荼,已经演变成烽火燎原之势。张献忠的部队四处攻占城池,大明王朝岌岌可危。也就是在这一年,远在江南的小城常熟却上演了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也有人将其称为不伦之恋。而这段恋情的女主角是当地的诗人,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吴绡,历朝历代男女追求爱情,或者进一步说在封建礼教社会,要挣脱父母包办的婚姻,这样一种行为其实一直是得到人们同情。

比如说《西厢记》,还没有出嫁的少女与书生,他们谈一场恋爱,当时在明朝以这个故事为版本的戏剧是大为流行,但是常熟发生的这一段恋情却是一个已婚的女子与一位已婚的男子,两个人应该说是双双出轨,谈了一场恋爱,最后引起全城轰动,导致双方的家庭以及他们背后的宗族都非常的尴尬。比较奇特的地方是,这两个人他们谈的这场恋爱有大量的书信往来,也就是我们今天讲的情书。

在明代吴绡这么一位女诗人,她写给情郎的充满了热烈感情的情书,居然历经几百年还保存了下来,被称为《赠药编》,意思好像就是美人赠送定情之物。

我们先来看情书的内容,在《赠药编》第一封情书里面,女诗人吴绡就热烈地写道,“从今博得一个真正才子,不为枉过一生也。

在第二封情书里面,她说“三生神契,一响痴迷,自愧俗流,何当雅爱,弟今愈想愈狂,宁知是睡是梦?”,都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做梦,“早来余香,仿佛错似君怀”,好像房间里面,空气里面还有情郎身上的香气,“犹尔呼名,继以潸然涕泣,欲记好丰神,眼花徒颠倒”,这样一种对自我的心理的描写,完全是一个热恋当中的女子,这样一种灼热的情感。她还说“执手叮咛,敢忘片语?誓死同生,不改初心,但未知何地何事,重期复合,同言及此”,最后她的落款是“情爱弟箫”。“萧”是两人交往时候书信往来特意用的一个化名,那么她称对方叫“子齐情哥”。“子齐”是这位男子的名字,情哥很好理解,就是情郎。

说起来这是违反了封建礼教的一段不伦之恋,但是在晚明尤其是江南,其实这个时候的社会风气已经变得非常的开放,或者换一种说法,因为物质财富的大量积累,当时人们是追逐财富,追逐享受,身心完全得到一种释放乃至放纵,这样一种社会风气已经是相当普遍。

前面说整个国家其实是烽火连天,但是江南偏安一隅,作为当时上流社会的一位女子,吴绡是怎么样的一个背景呢?我们这里先做一个介绍。

吴绡的父亲叫吴苍水,是苏州的一个大家族,那么吴家做过小官,他的父亲曾经到福建过一个小官,但是收入颇丰,因为好像是户部的一个很有油水的官职。那么吴绡从苏州城嫁给了常熟的也是一户官宦人家,她的丈夫其实也是非常上进,不断地在科举道路上攀登,然后中举人、中进士,中了进士以后就出去做官了。当时吴绡就留在了常熟,属于是独守空房。那么在崇祯九年的春天,本身就是一位才女,感情非常丰富,又喜欢绘画,又能写诗,她带着侍女出去游春,结果就在城外见到了她的情人。

吴绡的性格是非常的强烈,如果研究晚明的女性文学史,其实吴绡是有她非常重要的地位的。她的诗歌直率热烈,或者可以称为大胆。举个例子来说,她当年结婚的时候居然自己写了一首词,描写自己的洞房花烛之夜,新婚之乐,“漏点不禁良夜短,月落嫦娥厮度,延玉枕,鸳鸯交语,两两同心双结取。笑楚台,当日巫山雨,常比翼,白头逝。”

吴绡《啸雪庵诗集》书影

吴绡家境相当好,又喜欢与士大夫交往,自负甚高,所以当时有人称她为吴中第一才女,但是确实为人是风流倜傥。她还有一个著名的表哥,就是明末清初的大诗人吴伟业,他们都姓吴,是一个家族。

崇祯十年,当时她的丈夫叫许瑶,已经开始了功名之路,但是婚后两个人的感情是一直不好。在诗里面,吴绡称自己的丈夫为“章台客”,就是寻花问柳之辈。而且当时丈夫多内宠,好像是娶了很多的小妾。她的诗说,“得意马蹄狂似絮,不知今夜眠何处”,责备丈夫夜不归宿,“荡子归不归,空床独难守”。

在封建社会,丈夫娶妾,寻花问柳,虽然不是很普遍的现象,但是也是被社会所能够允许的,但在男尊女卑的这样一种社会结构里面,吴绡是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几次三番指责丈夫这种放纵的行为。吴家的家庭背景要比许家就是夫家高一些,她某种程度上是属于下嫁,于是心怀怨恨,最终是红杏出墙。

在这一本《赠药编》情书集里面出现了很细腻的当时的心理活动。比如说在第十九封情书《密约》这封信里面,情节如同小说一样,她写到“来夕设一小酌相邀”,我今天来喝酒,“兄可假醉留榻,弟密遣诸奴,并计诱旁扰人”,我来想办法把身边的人全部都赶走;“潜赴仙郎成事,大约在宵分子刻也”,这是说时间;“前领教密室已定,曲而多门,特为玉人乐地”。就是地方,地点是一间密室,曲折,有很多的小门;“勿令虚度可耳。幽怀百种,总俟良时”,心里面非常充沛的一种期待,能够共度良宵。

吴绡她是一位女诗人,常熟有一个虞山诗派,领袖就是钱谦益,钱谦益的弟子冯舒冯班,人称“二冯”。按照冯舒的说法,吴绡跟他的弟弟冯班经常交往,他们对于吴绡的诗歌艺术上的才能是予以了非常大的肯定,但是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已经将自己的这种超脱于当时的法律、世俗伦理的情感无法遏制的吴绡,是完全沉浸在整整4年的这一段恋爱生活当中。

但是这个恋爱故事的结局其实是很悲惨,她的这位情人叫陶世济,也是一位书生,按照吴绡的说法是一位大才子,估计长得也很帅。但是后来这个事情风声越传越厉害,很多人都知道他们这样一段出轨的感情,导致到了第四年,他的夫家很严厉地进行了处置。一方面写信给吴绡的父亲,指责你的女儿不守妇德,同时将她囚禁在一间小房间里面,还在自己的家族大开祠堂,请家族里面的长辈、社会上的耆老,公论这件事情,你吴家的女儿到底做得好不好?

那么这样一段感情在今天看来,也是不能够为社会道德法律所容忍的情感。我们为什么要来谈论这件事情?其实就是因为当时她确实留下了90多封情书,这里面的言辞的热烈,情感的真挚,虽然经过了这么400多年的时间,还是能够感到古人跟今天的人们,其实在情感上面还是一样的,盲目冲动,所谓“古今一也”。

明柳如是像,崇祯十六年绘

当年常熟号称有两位奇女子,吴绡是在崇祯九年到十三年闹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崇祯十三年起,名妓柳如是嫁到常熟,所以当时的常熟人就曾经将她们这两位女子做一个比较。

从身份上来说,吴绡是官家的女子,所以应该更加的端庄矜持,但是她的情书里面确实写得非常热烈大胆,而我们今天知道柳如是当年写给钱谦益的一些书信,她身为一个风尘女子,反而是自存身份、谈吐举止都应该说是非常的矜持。

最后我们来看一看这些情书里面比较有意思的内容。《玩盟书追忆旧好》,吴绡说“流言事,皆君日荡春郊,以致鸿来形迹难掩于目”,我们两个人的这种事情传得纷纷扰扰,就是因为你不小心,“明春定铸一最禁戒指,禁住滑脚,可否?”明年春天要给你定制一枚戒指,“戒指”就是要让一个人不做出轨逾越的事情,看把这个戒指戴在手上,能不能让你小心行事。但是她语风一转,“以后约会,须两家严秘,共图永好,若言畏祸灰心,则中怀匪石,绝无转理,万勿过虑”, 吴绡的态度非常坚决,咱们还是要继续约会,而我的感情“中怀匪石,绝无转理”,不要害怕灾祸。

这种灾祸最后确实是发生了,她的情人后来据说是在镇江遇到了强盗,落水而亡。当时很多人对这件事情是缄口不言,讳莫如深。人的感情如流水,很多年过去之后,已经过了中年,步入老年的女诗人吴绡,已经稳稳当当再次成为了官员的太太。在顺治十八年,常熟钱谦益的红豆山庄,红豆树20年之后再次开花,这天正好是钱谦益的生日,于是在胎仙阁设立了生日的宴会。大家喝酒写诗,这一天吴绡也在其中,而往事已经不能追忆了。


扫码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