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1

张天翼《脊背与奶子》

  镇上的人大家都谈着一个新闻:任三嫂在庄溪。

  “是不是她野老公那里?”

  “唔。还生了一个女儿哩,”低声说。仿佛一说得大点儿就造了口孽似的,可是在他丈把远以内的也还听得见。

  “她给任三生的那个儿子怕也是野种吧。”

  大家对这问话的小伙子瞧了一眼,又说到这消息是该秘密的。

  “喂,莫走了风。任三家里打算捉她回来。”

  “长太爷不晓得要怎样发脾气哩:族里出了这样……这样……呃,这样那个的女人,呃?”

  那个小伙子就把下嘴唇往外攒了一下:

  “哼!”

  “长太爷是,”装着很知道的劲儿,“他是……他很……”

  有几片嘴唇扁了一扁,嘴角往下弯着,一些话就给关在了嘴唇里面。只得用鼻孔——

  “唔,唔。”

  大家就回去等着:有戏看。你瞧着,长太爷准得有一手。

  长太爷真在打算着一手。

  “哼!……”

  过了会儿:

  “唔。……”

  你要是和长太爷一混熟,你就得知道他现在正生着气,也在打着主意。

  他左腿叠在右腿上,右手的小指忙着剔牙齿。脸上象涂着蜡,一线阳光斜到他右边腮巴上,颧骨那儿就象个玻璃瓶似的放亮。

  这件事到了他长太爷手上!

  叠着的腿子一上一下地抖了起来,大襟上沾着一片瓜子壳就簸动得象大洋里的小划子。

  真不懂任三嫂跟上了庄溪那兔崽子有什么鸟好处,他想着这件事。顶好把那个兔崽子也诊他一诊,给他点儿王法,可是别人姓刘,他长太爷可管不着。

  右手剔牙剔得更起劲,仿佛要给自己的牙齿一点儿王法什么似的。自己听得见指甲割着牙齿响——戛,戛。唾沫沿着手心流下来。

  “哼!”

  听说庄溪那野老公不过是个田夸老,可真怪,任三嫂可跟上了这么个家伙。可是也许那姓刘的有点什么长处,一些骚货特别喜欢的。

  腿子抖动得几乎跳起来。那片瓜子壳在大襟上站不住,给弄得东奔西奔的,一个不留神就给摔倒了地下。

  任三嫂一找回来了准得打烂她的脊背肉。……

  你说他又得“哼”了吧——他生了气?

  不。

  倒是——他全身软了一下。

  任三嫂那身肉可经不起打。她那身肉——其实说“肉”是错了的,应当说是芡实粉,再不然就是没有蒸透的蒸鸡蛋:手指点一点就得破似的。

  长太爷嘘了口气,任三嫂那身肉真可禁不起打,单止她的腮巴子——

  她的腮巴子是怎么个劲儿,长太爷那只剔着牙的右手顶明白:它扭过它。

  “脸子一天到晚日晒雨淋的,还这么嫩,别的地方不知道是怎样嫩法哩。”

  可是任三嫂并不因为长太爷赞美她她就高兴。她有点别扭劲。她把那双漆黑的眼瞪着,叫了起来:

  “做什么?”

  “不要假正经,晓得吧。……任三吃你不住我是知道的,他是不是很……”

  那只留着长指甲的右手又对她突出奶子的胸部伸了过去,可给任三嫂一手打开了。

  “青天白日里你调戏人……真不要脸……”

  “青天白日调戏不得,晚上就好来那个……任三你是不过劲的,唔。我同你……”

  “滚,滚!”

  “为什么要这样凶?”长太爷差点没给她推倒。

  “死不要脸的!老不死的!亏你还是族绅——任家族上真倒尽了媚!……”

  长太爷可就有点儿不高兴了:

  “说什么!”

  “你不要仗着你是个族绅,你不要……”

  “你再说,你再说!”抢一步上去。

  瞧瞧四面。

  没有人,只有赵老人家里那条花狗沿河岸跑着,把泥地上印着一路的梅花印。狗是不会说话的。

  他打算一把抱住她,他想在那两片活动着的嘴唇上咬一口,他得把她吃下去:单止那两块红红的腮巴子就够多好吃,不说别的。他眼睛涂上了千把根红丝,额上的青筋突出来两分高。

  可是任三嫂跳开了。

  “畜生!老狗!强盗!杂种!痞子!任剥皮……”

  这一大串叽叽刮刮的话他并没听见。

  “好嫂子,你不要太……太……你不要那个。……你要什么有什么,你依了我,唔,唔,你依了我……”

  “滚你娘的臭蛋!死不要脸的老畜生!……——还是族绅,还要管地方上的事!——死不要脸的……”

  长太爷这回动了火。

  “你不要太得意!……不识抬举的家伙,我好意要抬举……要……要要要……”

  “哪个认得你这臭瘟蛋!……仗着有钱有势,大太阳底下调戏人!”

  “你再说!”

  “怕你!……你这畜生,任剥皮,瘟家伙!”

  “哼!”长太爷手指有点打颤。“哼,哼!你小心!你!”

  “怕你什么:我随便告诉哪个,族绅调戏人。”

  “这瘟女人真厉害!”

  生气管生气,任三嫂那身子——单只是腮巴子,就简直是芡实粉,是没蒸透的蒸鸡蛋,这可是真的。她那双眼珠会飞,会说话。那两片变得怪匀称的嘴唇一动,马上就露出一排发光的牙齿来——整整齐齐地站着。

  这么两片嘴唇,今天骂了他。

  女人的骂和男人的不同,唔,骂几句没屁关系。就是给她用那对棉花似的手打几拳都不在手,只要她肯那个。

  “唔唔。”

  长太爷在打主意。

  他可不能威胁她:弄得不好她真去对别人说长太爷调戏她,可不大好。他不能太性急:女人的心眼儿他挺知道——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嘴巴里说的又是一回事。你瞧瞧四姐,不是么,到头来还是跟上了他。女人总是女人,任三嫂总不会老是那么……

  得,就这么着。第二天太阳快下山,长太爷拿着一个玉圈子到河边上找着任三嫂。

  “喂,喂。”

  没理他。

  “是不是生了气?”他笑。“还是那么假正经?……喂,你看看。”

  别人一个劲儿淘着米,脑袋也不回一回。

  “咍,怎的——不回过——脸儿来——”调着腔,扭扭脑袋,擎着玉圈子的手在紫灰色的空气里画了个圈。

  不成,他妈的。

  “哼!”他说。

  可是不能就这么丢了手。他那只扭过她脸子的右手在——痒不象痒,麻不象麻的。一扭,那片腮巴子就扭成白色,手一放,才慢慢地回到红色,这么一张脸子他可不能就丢了手。

  可是主意还没打定,任三嫂可逃到了野老公那儿。

  “哼,这骚货太不识抬举!要是找到了她,总要结结实实给她一顿……”

  这回可就——哼,她原来在庄溪,她骂过他,她不依他。她跟上庄溪那姓刘的小子,好,你瞧着!

  祥大娘子来告诉长太爷她儿媳的下落。

  “你老人家看怎么个办法……”她什么都得和长太爷商量,不仅因为他是族绅,他还对任三好:任三借了他的那笔钱一直没还他。

  “抓她回来!”长太爷拍一下桌子,把手心都拍红了。淫奔!“——任族上的面子扫尽了!抓她回来,我给她一点家教!……”

  “我先到她娘家去告诉一下,你老人家看是……?”

   

  任三嫂给抓了回来。抓个把女人是怪轻松的事,而且这儿到庄溪去也很近,不过四十来里路。

  怎么样个抓法我可不大明白。读者诸君要是想知道一下,那我得请你上得意楼茶店,听一听缪白眼老板的叙述。

  “祥大娘子到长太爷那里请了示,就去找福来七娘……”

  “福来七娘?”

  “任三嫂的亲生娘呀,”缪白眼象怪这问话问得不懂事似地对那个把斜视眼一瞪,可是视线斜到了一个黄胡子脸上。黄胡子就赶快表示懂事的样子说:

  “任三嫂是应福来的女儿呀。”

  “对啦,应福来的女,”缪白眼接了下去。“祥大娘子自然要同应家的人商量一下的。……长太爷说要抓来办,福来七娘拗得他过?女儿跟上了野老公,应家里也没面子。好,办!哪个叫她做出这些丑事来!……”

  “任三嫂还认得几个字哩。”

  “怎么,认得字就不偷人么?越是女学生越会偷!……长太爷说的要整顿整顿风气,不要再有人做出这种混帐事来。……”

  缪白眼来了劲,卷起袖子,站了起来。他瞧了瞧大家的脸,看别人可是在注意地听他。

  “哼,他们就到庄溪去:一个任三,一个祥大娘子,一个应副来,一个福来大娘,还有那个男子。……”

  他打着手势往下说,他象亲眼瞧见了的,他说他们带着绳子什么的找到庄溪那个野老公家里,野老公是个田侉老。任三嫂正在那里煮饭。

  福来七娘先进去。

  野老公一瞧见她来就着了慌,红着脸子来招呼丈母娘。可是丈母娘劈口就骂那位野女婿。

  其余的人躲在门外,约好了的:一等福来七娘大声说话,他们就拥了进去,把任三嫂一把抓住——

  拳头,绳子。

  “你这死娼妇,今天要办死你!……捆回去!”

  任三嫂腮巴子上泛了白色,可是没有怕的劲儿。

  “我死不要紧,宜妹子一没奶吃就活不了。”

  她还生了个女儿哩。

  “好,小孩子也带走罢。”

  这么着就七手八脚把她抓了回来。

  “捆猪样的就捆回来了。”缪白眼翻一下眼珠子,结束了他的故事。

  “如今祥大娘子在敦太公的香火堂里请酒哩。”

  请酒是请族绅,请任三家里的亲房,请福来两个。

  可是得意楼里谈着这些话的时候,香火堂里已经散了酒席。

  “任三还是舍不得那个女人,”缪白眼加一句。“他还是要她。”

  “怎么的?”

  “怎么的,他们不知道这是长太爷的主意,长太爷只是想要惩办任三嫂的不识抬举,可不愿任三把她赶出去。”

  “唔,不能赶她出去,”长太爷剔着牙,在喉管里说着。把她放在这儿,她总得有一天要识抬举的。

  长太爷把任三叫了来问他。

  “这女人你还要不要?”

  可是不等回答就又:

  “还是办她一顿叫她以后上规矩好了。唔,你看如何,唔,至于……至于……如果赶她出去,则又…则恐怕……一赶她出去,她在外面的丑事……说起来总是任家的媳妇。……家丑不可外扬,办她一顿叫她改过就是了,懂不懂,唔?”

  任三楞了会儿。他得相信长太爷:长太爷待他好,还借过一百四十块钱给他。

  “怎样,唔?”长太爷把一双细长的眼睛钉着任三。“如果赶走,将来闹出大笑话,更要败坏任家族上的家声。你能答应,我不能答应!”

  “是。”

  “好了,就这样。”

  办总得办一办:他们在香火堂里吃了饭,开始审问。

  许多眼睛都钉着长太爷。长太爷和长房里的二老爷嘴挨着耳朵说了会儿,就和福来夫妇让起位子来。

   

  排列着祖宗牌位的神龛子都给打开了门:让那些写着金字的老祖宗们瞧瞧这次的事件。桌子上摆着一个茶盘,放着一片红绸子,稍微有点儿风一刮,红绸子就不安地一动,桌子下面堆着些锁链,绳子筋条①。  

  ①原注:这是四五根竹梢,用绳扎成一把的一种刑具。竹节当然不削去,因为这么样打起来方过劲。

  长太爷坐在靠着桌边的椅子上,好几次想要拿右手去剔牙却给制住了。他扬起一双细长的眼睛瞧瞧旁边坐着的二老爷,又瞧瞧板凳上的福来夫妇,他把自己的腰挺了一挺。

  把眼睛向对面扫过去:一排任三家的亲房,凹凹凸凸地列着各色的脸子。门边斜着一张板凳——祥大娘子和任三对长太爷他们作了个揖就一屁股坐上去。再把眼珠子溜过去——

  一堆芡实粉,一堆没蒸透的蒸鸡蛋,那不识抬举的家伙!

  她站在祥大娘子的后面,地上倒映着个模糊的影子:转一个弯拖到墙上。

  长太爷瞧瞧她,又瞧瞧别人。过一会又瞧到她。他的眼睛不知要放到什么地方好。不知不觉他的右手慢慢地要伸到嘴里去,可是一下子意识到什么,马上把一双手筒在袖子里关着,怕它不听话又去剔牙。

  大家也把眼睛偷偷地往任三嫂身上溜,看着她是怎么个劲儿。一些亲房里面的男人更是溜着挺起劲,可是又怕长太爷瞧见了会骂人。可是长太爷已经明白,对他们结结实实瞪了几眼——

  “哼,不知廉耻的家伙!”肚子里说。

  任三嫂什么表情也没有,只是咬着嘴唇。她脸色发白。她比两年以前瘦了点儿,可是瞧来还是怪丰满的。她眼盯着地上。她仿佛什么都已经决定了似的,一点不怕。

  祥大娘子在数说着任三嫂的罪状。她用了许多重复的句子,一直说到把任三嫂抓回来。她要请族人当了祖宗的面公断。

  大家的眼睛转到了长太爷的脸上,只是任三嫂的眼珠子没动。

  “舍下祥大娘子已经说了个明白,”长太爷带了七成鼻音,“唔,亲家如今也在这里,只看……只要是……如今看你们应府上主不主张办,是不是要……”

  “她做出这种事来自然应当办,我不纵容女儿,这是……”

  “唔,”长太爷咬一咬牙。“你们应府上也是明白人,你们不纵……我来问她自己,我来……”

  长太爷就把那双细长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任三嫂,你出来!……你自己有什么话说?”

  不言语,什么都哑着。

  “怎样,唔?”

  沉默。

  “说呀!”

  过会:

  “叫你自己说呀!”

  “我没有什么说的!”她动也不动一动他说了一句,叫大家都吓一跳。

  “哼,你不说我们也明白!”长太爷尖着声音,“大家自然很明白,唔。应府上……我们也领到了应府上的……亲家太太的话。……我们商量一下……”

  长太爷和二老爷嘴挨着耳朵叽咕了会儿。

  谁都正正经经坐着,连呼吸也不敢叫它大声点儿。他们瞧着长太爷和二老爷那两个挤在一块儿的脑袋:长太爷的脑袋在读诗似的画着圈子,画呀画地就离开了那一只脑袋,移到桌子边了。

  “这桩事情大家都很明白,”长太爷两只手抽出了袖筒,挺着腰板子,“唔,这种事情是丢我们先人的丑……我一定要整顿整顿这风气,给那些相信邪说的无耻之徒看看!……孝梯忠信,礼义廉耻一桩都不讲了,这还了得……!淫奔——万恶淫为首,今天这万恶之首的……这万恶的……今天这……这这这……还了得,丢尽任家族上的脸!……非严办不可!……跪下!”这里重重地捶了一下桌子,那放着红绸的茶盘就一跳。“任三,剥了她衣服。打一百!……”

  长太爷瞧着任三脱她的衣裤:她那野老公这么给她脱衣裤,抱她在手里的!长太爷颧骨发了青。……要是任三一不留神,把她里衣裤也脱下来了可怎么办?那可……唔唔,呃呃,哼哼。

  可是这当然不会。虽然大家都想看看任三嫂光着屁股是怎么个神情,可是大家都知道廉耻,知道这是要伤不少的风化的。

  于是她全身留着一身白大布小褂裤。奶子高高地突出:隔了一层衣,可是还瞧得出奶嘴子在什么地方。这对奶子给那田侉老的野老公摸了多少次呀,妈的。任三剥下她的夹袄,还听见一声洋钱响:这是野老公给她的三块花边,她被抓的时候给匆匆忙忙塞在她手里的。她玉圈子不要,要花边,哼!

  她对上面跪着,福来七娘和祥大娘子拖住她的手。

  任三对手心吐口唾沫,拿起筋条。

  “这娼妇!”

  哗!——下抽在她脊背上。

  接着第二下,任三咬着牙,手臂上突出隆起的肌肉。第三下,第四下,第五下。筋条加速地运动起来:哗,哗,哗,哗,哗……

  筋条的梢头飞了开去,只剩下结实的粗枝子。

  任三嫂那蒸鸡蛋似的脊背肉变成了怎么个样子是瞧不见的:隔着一层大布衣。看看筋条的劲儿,任三的发火,听听哗哗的响,可以想象得到她脊背肉的变化。哗一下,就在白白的皮肉上突出一条紫红色疙瘩。再几下,疙瘩破了皮,血沁出了白大布衣。

  她不叫,她不哭。她紧紧地咬着牙,紧得几乎把牙咬碎。她并没挣扎,可是一筋条下来,就无意地把身子让一让——当然是毫不相关,她的两只手给拉住,身子的左右是自由不了的。她闭着眼熬住,在眼角上挤出了一粒泪颗子。每逢任三一举起筋条,她并不望他下来得轻些,只是希望别打在打破了的肉上。不过这可说不定的。总之别人是对着脊背打:在完整的皮肉上抽出疙瘩,在疙瘩上抽出血。在打烂了的红肉上面,深深地烙着竹节的印记。

  白色大布衣上糊着红色的血。青色的筋条上也涂着一段儿红。

  哗,哗,哗,哗,哗。

  一百。

  任三喘着气,拿袖子在额头揩着汗。

  长太爷的腮巴子在抽动着。

  “好,你以后还到不到庄溪去?”他声调有点不自然。大家瞧任三嫂。任三嫂短促地呼吸着,闭着眼。

  “问你呀,”福来七娘对着女儿。

  “你以后要是能改过自新……”长太爷镇静地说。

  没答。

  “问你怎么不开口!”

  “说呀,说呀,”福来七娘颤着声音。“长太爷问你还到不到……”

  “我……我……”

  全世界都哑着,静静地等着她下面的话。

  “我……我……”呼吸促得说不出。

  “你怎样?”

  “庄溪我还是……我是……我要去的……”

  虽然她说得那么小声儿的,可是比一声地雷还惊人。大家彼此瞧瞧,睁大了眼,张大着嘴,仿佛有个什么有力的东西打得他们发晕。

  长太爷额上的青筋瞧着瞧着高起来,脸发青。哼,这娼妇!——就只让庄溪那田侉老把她搂在手里!她不识抬举。她丢了面子,他把桌子挤命地一拍,把全肚子里的气都叫了出来:

  “再重打——结实打!”

  筋条又在血肉模糊的烂脊背上抽了上去。

  她的头往下垂,身上抽着痉,嘴里吐白沫。

  “她晕了!”

  忙着给她喷冷水。

  “醒过来再打!”长太爷叫。

  衣上裤上全是血。福来七娘手发抖,眼泪涌出了泪腺。

  “再问你:还到不到庄溪去?”

  又回答长太爷一个沉默。

  福来七娘的眼泪洗着腮巴子。

  “你就说一声不去罢,亲孩子,你就说一声……”

  任三嫂仰起满是眼泪的脸瞧着娘。

  “不怕……妈妈,我要……妈妈,我要去……我要……”

  长太爷的肺脏差点儿没给爆破,他嘎着噪子咆哮:

  “再打!”

  任三嫂又晕了一次,可是她不肯说不到庄溪去。她熬着疼,让自己全身流着血,只是不肯说那句话。她希望任家的人没办法,赶她走。这长太爷很明白,他只是气,可不说撵她出去。哼,这么迷着那田侉老,总得打醒她!

  “还是要到庄溪去?”他溅着唾沫星子。“再打!——非打得她回心转意……”

  她全身没有一片完整的肉,那身小褂裤成了红的。打六次晕六次,香火堂上的人许多闭着眼不敢瞧,有几个偷偷地揩着眼泪。应福来把手捧着脸。福来七娘抽咽起来。祥大娘子眨着泪眼,摇着手。任三手打颤,连筋条都抓不住了。

  “怎样?”长太爷的声音不象是长太爷的声音。

  她眼睛张开了小半,她全身发麻,不住地抽着痉。

  “怎样也要去……我……我……”

  长太爷恨不得把一切都毁掉,他跳着,捶着桌子。

  “再打再打!”他喘着气叫。“再打!……任三,打!……怎么我叫你打呀!”

  任三右手提着筋条只是发抖。

  “打呀!”长太爷拍一下桌子。

  福来七娘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把身子一倒就跪在长太爷跟前。

  “我讨个保,我……这孩子……这孩子很……”

  二老爷也出来说:看样子不能再打了,还是……

  “那么关起来!”长太爷说。

  大家都嘘了口气。

   

  田野里的树叶全落了,山成了焦黄大土堆。风刮到身上冷了起来。

  两个月里,长太爷对任三嫂怪注意的,一瞧见任三就问:

  “三嫂怎样?”

  “听话倒还听话,只是不开口。”

  “唔,要提防她逃呀。”

  “是,不过看样子不会逃。”

  “她那野孩子呢?”

  “丈母娘把她送回庄溪她爷那里去了。”

  任三嫂对什么人也不开口,长大爷有几次在河边上瞧见她淘米洗菜,不好对她说话,说不定她还恨着他哩。可是她到野老公那儿去是该打的。

  “唔,慢慢来:欲速则不达。”

  她不会欢喜任三,他简直是个草包,那任三。只要她渐渐忘了那野老公,什么都得有转机的。

  过了那么上十天,真有了转机。可不是象长太爷希望着的转机。

  她突然开了口。她象从前一样有说有笑,跳跳蹦蹦的。对祥大娘子特别会巴结。她而且还搽水粉,每天把髻梳得光光烫烫,任三一闲下来,她就偎着他,扭扭他的大腿,到他耳朵边小声儿说话——谁知道她说了些什么!总而言之,她说了就对他斜着一双眼,格格格地笑着。任三就——

  “这骚货!”笑嘻嘻地低声骂她一句。

  可是祥大娘子很不放心:这么一下子改了样子,总得有点别扭。一等任三他们俩上了床,她就把房门锁了起来。

  这消息给长太爷老大不高兴。

  “任三倒偏生有艳福,这脓包,这蠢猪,哼!……一朵鲜花插在牛屎堆上!……”

  任三嫂象以前一样那么孩子气,跟人有说有笑了。慢慢和她谈上劲,她许会识抬举的。

  长太爷眯着眼笑,把那个玉圈子套到手上。不过——

  “不过她喜欢花边,唔。”

  太阳快要沉下去,长太爷带了五块花边踱到那河边上。

  任三嫂淘完了米往家里走。

  “忙呀,”他说。

  “哦,长太爷。”她笑。

  他向她走近一步,她可没避开。可是他想不出一句话来。他想:应当庄重一点呢,还是应当随便一点?他愣了会儿,结里结巴地说:

  “如今……现在他……唔,如今……唔,任三如今在家里么?”

  “你老人家要找他,是不是?”

  “并不找他,唔,并不找他。……呃,不要找他。没什么事……呃,我问你:你……”

  那个笑着瞧着他。他想扭她一把,可是该说些什么呀?

  “你……你要不要花边?”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小声儿地。

  任三嫂一媚笑,低下着脑袋,接着她把嘴堵得高高的:

  “任三晓得了又会要打我……”

  长太爷希望能够一把抱住她,抱她回去那个:搂着她,轻轻咬着她,抚摸着她。任三敢打?

  “怕他?——有我!你……”

  他向她跨进一步。他手搭在她肩上,一把一把扭着,从肩膀一直扭到手臂上。她让他扭,这是他生平第二次扭到她的肉。这回扭着她的是左手。右手抽不出空儿来哩:右手拿着五块花边。

  于是这五块花边送了过去。……

  不,他觉得五块这数目似乎太……唔,他就丢两块在自己荷包里,把三块送过去给她。

  她又是一笑,可不接。嫌少么?

  不,她两只手都提着篮子呀。

  长太爷把那三块花边塞到她衣袋里去,经过她的胸脯,就在她奶子上捏了一把,这是第三次扭她的肉。这回可又是右手。

  “呃,正经些,”她瞟他一眼。“人看见!”

  他格格地笑起来,露出一行歪歪倒倒的牙齿。犬齿上粘着一块酱色的什么东西,大概他吃过晚点之后还没剔过牙。

  “不要怕任三,他是个脓包!……我自然要想法子。……我们……”

  “过几天我来回长太爷的话。”

  一跨腿就跑了。

  “唔,”长太爷微笑着,把脑袋画了几个圈。“唔唔,唔唔。”

  可是今天不能那个。

  “嘿,恨天不与人行方便!”

  瞧瞧天,真的象在恨它似的。

  天是一抹桔黄色的天,缀着些破碎的云块。

   

  长太爷一面剔着牙,一面和一个人说着话。那人不住地眨着那双斜视眼,似乎怕长太爷的唾沫星子溅到他眼里去。读者诸君认识那人的:唔,缪白眼。

  “你去对任三说,他那笔钱月底一定要还,唔,还个对开。你去说,唔,我这笔账不能再展期了,他已经……他已经……”

  右手又伸进了嘴,话就给打断了。

  缪白眼一直瞧着长太爷。

  “他已经欠了半年多,”手一抽出嘴马下就往下说,“唔,三月半,三四五六七八九,唔,半年多。两次展期。这回你去对他说,我自己要用钱,唔,我不能……你听着呀!”

  “我听着的,”那个眼睛一动也不敢动地。

  “听着的!——我对你说话,你眼睛看着别的地方!”

  “我是看着你老人家的呀。”

  “唔,那么听懂了吧。”

  “不过我看任三还是还不出的。”

  长太爷踌躇了会儿:那句话要不要对他说?长太爷知道任三还不了账。可是正要他还不起,这笔账可以拿人来作抵。长太爷始终没机会和任三嫂……

  缪白眼笑着,到长太爷耳朵边捣了句鬼:

  “我叫他把任三嫂抵给你老人家,等到他还这笔……”

  那个一惊,嘴里可骂着:

  “放屁。这成何体统!”

  “叫任三嫂在上房里伺候伺候……”

  “我不管你对他怎样说,总而言之这笔账我要收……”

  “任三还不起就叫他把任三嫂来押着,你老人家看……他自然是还不起的。把任三嫂……”

  闭了会儿嘴,长太爷就象不答允又象答允了似地——

  “唔?唔,唔唔。”

  缪白眼走的时候长太爷又叫住他:

  “你不许在外面瞎说我的什么话,懂吧。你要是……你如果说了什么,你的店别想开得成!……”

  “哪里……自然……”那个陪着笑。“我是你老人家一手提拔的,你老人家待我比亲生爷还好。……我报恩……你老人家问问人家就晓得我是……你老人家叫我死都可以的。”

  “唔,我自然相信你。……你出了力我自然晓得。”

  可是任三听了缪白眼的话很着急。

  “那什么都完了!”——任三还不起这笔账。

  缪白眼笑一下:

  “其实法子多得很哩。”

  “不是那回事。长太爷是一定要收回这笔账的,”缪白眼装了个鬼脸。他知道长太爷的心事。这回他要是办成了,长太爷准得更看得起他。

  “我自己去求求长太爷……”

  “那不行,”缪白眼张大了眼,“长太爷的脾气你是晓得的,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你这笔账是我做的中人,你不要给我苦吃任三真是个脓包,他简直要哭了出来。”

  “这怎么办呢?”

  “拿一个东西去作抵呀,”缪白眼瞧着任三。

  “你看看我可有半件值钱的东西?”

  “人也一样呀,董举人不是……?”

  董四太爷拿人家的媳妇抵过账的。

  任三透了口气:人有的是!把任三嫂去押给别人真算不了一回什么。可是——

  “长太爷肯么?”

  “蠢猪!”缪白眼在肚子里骂。嘴里说着:“去求求情。”

  “你陪我去。”

  “唔,也可以,你约个日子:哪天去?”

   

  镇上又传着一个消息:

  庄溪来了一个叫化子,带了一张纸条给任三嫂。任三嫂认识字的,她也写了个条子给那叫化带回去。

  “她还给了那叫化两块钱哩。”

  祥大娘子一发觉这件事,那叫化可已经跑得远了。

  这消息叫两个人着急。

  长太爷还没上手,不能让她逃去。他给过她三块花边。他望她慢慢儿回心转意。可是她拿了他的花边给那叫化去和野老公通消息,妈的!

  “哼!”

  可是别着慌。任三嫂总是个女人,不会和焦四姐两样。只要到了手里不怕她不识抬举。只要别给她逃了。

  任三想着长太爷那笔账。老婆一逃,到月底还不了这笔钱他只好上吊。老婆就是那笔钱,可不能让她跑掉。他得依了缪白眼的,赶快去求长太爷,押个人来抵账:借据一销毁,她跑了可就不关他的事。

  赶快去求长太爷呀,他妈的,赶快呀。

  “你老人家那笔账……”

  他就这么着在长太爷面前吞吞吐吐说了起来。他老瞟过眼睛去瞧瞧他旁边的缪白眼。缪白眼对他装装鬼脸,似乎——“说呀,说呀。”

  愣了好会儿,他才结里结巴吐出了他那主意。

  “……叫她来……叫她伺候……在上房里她可以……”

  “放屁!”长太爷绷着脸。“我要她伺候什么!……成何体统!……她是淫奔之妇,她……她她……伺候!……真是荒谬不经!……这笔账我无论如何要收回的,唔,你早早准备……!”

  任三全身给掉在冰窖里,缪白眼不是说长太爷一定会肯的么。他只希望一面交人,一面毁了借据。

  任三嫂是芡实粉,是蒸鸡蛋,不错。可是长太爷把芡实粉蒸鸡蛋一捞到手,就丢这一百四的一笔账,可不上算。他只要拿任三嫂来展展期。还有,任三嫂一押到自己家里来,地方上可就得有闲话。

  长太爷剔着牙,让对面那家伙去苦着脸。

  “展到年底,加你老人家三分息。”

  “不行!”——走进了后房。他不能和任三谈个明白。他对缪白眼丢了一下眼色。

  “怎么办呢?”任三拖着缪白眼。

  “我给你去说说,”一转身跟长太爷进去。

  任三在冰窖里愣了七八分钟,缪白眼跳了出来。

  “好了好了,”缪白眼拖任三走。

  “怎样?”

  “出去说。”

  任三快活得腿子发软。

  “长太爷答允了么?”

  “这样的——”缪白眼轻轻说。他电扇似地眨着眼睛,伸出一个食指打手势。他叫任三随便一点,让任三嫂伺候长太爷。可是要任三嫂还是住在自己家里。长太爷一要她伺候,就来告诉她,伺候完了还不是回来。

  “你可不能对人说出半个字,一说你就没命!”

  “自然不说,”任三很快地答。“那笔账呢?”

  “展到明年端午,不要你再加息——本来是四分息还是四分息,……不过你对什么人也不许提起。”

  “自然自然。”

  当天晚上就叫任三嫂去伺候。任三嫂和长太爷很有点儿什么:在河边上给他捏过奶子,还拿过他三只花边。她很识抬举,只要任三肯。

  “唔唔,”长太爷忍不住笑。

  这晚上她得到长太爷家里来。搂着,扭着,咬着,怎么着也可以。长太爷叫任三送她到孝子桥,长太爷自己到孝子桥去接。没人伴着她走怕她逃。叫别人伴着怕漏了风。叫缪白眼伴着呢——他妈的这白眼靠不住,给他揩了点儿油去可不是劲儿。

  东边挂出了大半个月亮,象一瓣桔子。长太爷在孝子桥边踱着。突出的颧骨在月光下一闪一闪地发亮。他觉得一切的景物都可爱起来,那些干枯的瘦树仿佛很苗条。前面那灰白色的山似乎在对他笑。坟堆象任三嫂的奶子。

  “唔,奶子……”

  不过这可有点儿不大对,坟堆是硬的。

  他望西瞧瞧:还没来。

  任三嫂可还怨不怨他?——“任三晓得了又会要打我,”嘴那么一堵,妈的,她只怨任三。她给他扭,她对他那么一笑。她只是怕任三。可是今天——

  “唔,唔唔。”

  今天得把这蒸鸡蛋吃下去!

  他踱起来。右手剔剔牙,又抹抹脸,手上的唾沫就给匀在脸上。

  什么地方脚步一响,他心就一跳。

  向东渡了两丈远又转身向西踱着。影子在不平的地上画过去,就一扭一扭的。

  对面有两个人走来。

  这冤家,他妈的!三十里以外也认得出是她!

  他兴奋得几乎站不住,她是他的,她今晚随他怎么着。他得……唔唔,呃呃,哼哼。

  等任三一转身,他就去捏她奶子。

  “忙什么!”她格格地笑。

  “你的亲太爷等了一万年,等不住了。……走罢。”

  “等一等。”

  “好嫂子……”

  “让我歇一歇。横竖今天是……”下面用一个媚笑来补完这句话,她微微地喘着。

  “真古怪,今天你这样细嫩起来了,走这一点点路就那样的……”

  她瞧瞧她来的这条路,任三走得瞧不见了。她又瞧瞧四面:静悄悄的,月亮照着她那会说话的眼睛。长太爷瞧着她那红红的腮巴子。他扭她的肩膀,奶子,肚子,大腿,还有别的什么地方。他眼花着,身子发软。他希望他能够土遁,一步路也不用走就到了自己房里,在那张宁波床上面。他脑袋觉得怪沉重。

  “走罢,走罢,我实在……”

  那个不言语,只四面瞧瞧。

  长太爷一把搂住她。

  突然——他觉得有炸弹爆炸了似地一声大响,他脸上吃任三嫂打了一拳。他摇摇了退了几步,鼻血直冒。

  “怎么?”

  “怎么,我怎么也要到庄溪去!”她拔脚就过桥。

  长太爷仿佛做梦做醒了似地,跳起来拖住她。

  “任剥皮!瘟族绅!畜生!”她捶着他的脑袋。“今天我叫你上当,叫你晓得厉害,你这瘟猪,瘟家伙,臭蛋!”

  她把他使劲一推,他给摔倒在烂泥里。她四面瞧瞧,就过桥往北跑去。她跨过田,跨过小河,爬过山,对着庄溪的方向走,她不走大路。

  任三嫂逃了。

  这里的人发觉了去追,没追上。到庄溪也找不着任三嫂和那野老公。听了那边的人说,知道任三嫂没天亮就赶到,门一打开,野老公和她带了他们的宜妹子,捆了个包袱就走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哪儿去。

  “哼,哼!”长太爷咬着牙。他脸上青着肿着。“万恶淫为首!这淫妇!她又淫奔!任三放她逃走,非严办不可!……”

  他又叫缪白眼去催任三那笔账。

  “告诉他:非还不可,哼!……不还就把他吊起来!”

  镇上的人大家都知道长太爷要办任三。

  “说任三嫂是任三放走的哩,长太爷要办他。”

  “长太爷要整顿风气,要给任家族上挣点家声,任三倒放她走!”

  “长太爷是顶讲老规矩的。”

  “长太爷脸肿着哩。”

  “缪白眼说是气肿的,族上出了这种事,长太爷自然生气呀。”

           1933年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初版本。

作者:张天翼

 

  镇上的人大家都谈着一个新闻:任三嫂在庄溪。

  “是不是她野老公那里?”

  “唔。还生了一个女儿哩,”低声说。仿佛一说得大点儿就造了口孽似的,可是在他丈把远以内的也还听得见。

  “她给任三生的那个儿子怕也是野种吧。”

  大家对这问话的小伙子瞧了一眼,又说到这消息是该秘密的。

  “喂,莫走了风。任三家里打算捉她回来。”

  “长太爷不晓得要怎样发脾气哩:族里出了这样……这样……呃,这样那个的女人,呃?”

  那个小伙子就把下嘴唇往外攒了一下:

  “哼!”

  “长太爷是,”装着很知道的劲儿,“他是……他很……”

  有几片嘴唇扁了一扁,嘴角往下弯着,一些话就给关在了嘴唇里面。只得用鼻孔——

  “唔,唔。”

  大家就回去等着:有戏看。你瞧着,长太爷准得有一手。

  长太爷真在打算着一手。

  “哼!……”

  过了会儿:

  “唔。……”

  你要是和长太爷一混熟,你就得知道他现在正生着气,也在打着主意。

  他左腿叠在右腿上,右手的小指忙着剔牙齿。脸上象涂着蜡,一线阳光斜到他右边腮巴上,颧骨那儿就象个玻璃瓶似的放亮。

  这件事到了他长太爷手上!

  叠着的腿子一上一下地抖了起来,大襟上沾着一片瓜子壳就簸动得象大洋里的小划子。

  真不懂任三嫂跟上了庄溪那兔崽子有什么鸟好处,他想着这件事。顶好把那个兔崽子也诊他一诊,给他点儿王法,可是别人姓刘,他长太爷可管不着。

  右手剔牙剔得更起劲,仿佛要给自己的牙齿一点儿王法什么似的。自己听得见指甲割着牙齿响——戛,戛。唾沫沿着手心流下来。

  “哼!”

  听说庄溪那野老公不过是个田夸老,可真怪,任三嫂可跟上了这么个家伙。可是也许那姓刘的有点什么长处,一些骚货特别喜欢的。

  腿子抖动得几乎跳起来。那片瓜子壳在大襟上站不住,给弄得东奔西奔的,一个不留神就给摔倒了地下。

  任三嫂一找回来了准得打烂她的脊背肉。……

  你说他又得“哼”了吧——他生了气?

  不。

  倒是——他全身软了一下。

  任三嫂那身肉可经不起打。她那身肉——其实说“肉”是错了的,应当说是芡实粉,再不然就是没有蒸透的蒸鸡蛋:手指点一点就得破似的。

  长太爷嘘了口气,任三嫂那身肉真可禁不起打,单止她的腮巴子——

  她的腮巴子是怎么个劲儿,长太爷那只剔着牙的右手顶明白:它扭过它。

  “脸子一天到晚日晒雨淋的,还这么嫩,别的地方不知道是怎样嫩法哩。”

  可是任三嫂并不因为长太爷赞美她她就高兴。她有点别扭劲。她把那双漆黑的眼瞪着,叫了起来:

  “做什么?”

  “不要假正经,晓得吧。……任三吃你不住我是知道的,他是不是很……”

  那只留着长指甲的右手又对她突出奶子的胸部伸了过去,可给任三嫂一手打开了。

  “青天白日里你调戏人……真不要脸……”

  “青天白日调戏不得,晚上就好来那个……任三你是不过劲的,唔。我同你……”

  “滚,滚!”

  “为什么要这样凶?”长太爷差点没给她推倒。

  “死不要脸的!老不死的!亏你还是族绅——任家族上真倒尽了媚!……”

  长太爷可就有点儿不高兴了:

  “说什么!”

  “你不要仗着你是个族绅,你不要……”

  “你再说,你再说!”抢一步上去。

  瞧瞧四面。

  没有人,只有赵老人家里那条花狗沿河岸跑着,把泥地上印着一路的梅花印。狗是不会说话的。

  他打算一把抱住她,他想在那两片活动着的嘴唇上咬一口,他得把她吃下去:单止那两块红红的腮巴子就够多好吃,不说别的。他眼睛涂上了千把根红丝,额上的青筋突出来两分高。

  可是任三嫂跳开了。

  “畜生!老狗!强盗!杂种!痞子!任剥皮……”

  这一大串叽叽刮刮的话他并没听见。

  “好嫂子,你不要太……太……你不要那个。……你要什么有什么,你依了我,唔,唔,你依了我……”

  “滚你娘的臭蛋!死不要脸的老畜生!……——还是族绅,还要管地方上的事!——死不要脸的……”

  长太爷这回动了火。

  “你不要太得意!……不识抬举的家伙,我好意要抬举……要……要要要……”

  “哪个认得你这臭瘟蛋!……仗着有钱有势,大太阳底下调戏人!”

  “你再说!”

  “怕你!……你这畜生,任剥皮,瘟家伙!”

  “哼!”长太爷手指有点打颤。“哼,哼!你小心!你!”

  “怕你什么:我随便告诉哪个,族绅调戏人。”

  “这瘟女人真厉害!”

  生气管生气,任三嫂那身子——单只是腮巴子,就简直是芡实粉,是没蒸透的蒸鸡蛋,这可是真的。她那双眼珠会飞,会说话。那两片变得怪匀称的嘴唇一动,马上就露出一排发光的牙齿来——整整齐齐地站着。

  这么两片嘴唇,今天骂了他。

  女人的骂和男人的不同,唔,骂几句没屁关系。就是给她用那对棉花似的手打几拳都不在手,只要她肯那个。

  “唔唔。”

  长太爷在打主意。

  他可不能威胁她:弄得不好她真去对别人说长太爷调戏她,可不大好。他不能太性急:女人的心眼儿他挺知道——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嘴巴里说的又是一回事。你瞧瞧四姐,不是么,到头来还是跟上了他。女人总是女人,任三嫂总不会老是那么……

  得,就这么着。第二天太阳快下山,长太爷拿着一个玉圈子到河边上找着任三嫂。

  “喂,喂。”

  没理他。

  “是不是生了气?”他笑。“还是那么假正经?……喂,你看看。”

  别人一个劲儿淘着米,脑袋也不回一回。

  “咍,怎的——不回过——脸儿来——”调着腔,扭扭脑袋,擎着玉圈子的手在紫灰色的空气里画了个圈。

  不成,他妈的。

  “哼!”他说。

  可是不能就这么丢了手。他那只扭过她脸子的右手在——痒不象痒,麻不象麻的。一扭,那片腮巴子就扭成白色,手一放,才慢慢地回到红色,这么一张脸子他可不能就丢了手。

  可是主意还没打定,任三嫂可逃到了野老公那儿。

  “哼,这骚货太不识抬举!要是找到了她,总要结结实实给她一顿……”

  这回可就——哼,她原来在庄溪,她骂过他,她不依他。她跟上庄溪那姓刘的小子,好,你瞧着!

  祥大娘子来告诉长太爷她儿媳的下落。

  “你老人家看怎么个办法……”她什么都得和长太爷商量,不仅因为他是族绅,他还对任三好:任三借了他的那笔钱一直没还他。

  “抓她回来!”长太爷拍一下桌子,把手心都拍红了。淫奔!“——任族上的面子扫尽了!抓她回来,我给她一点家教!……”

  “我先到她娘家去告诉一下,你老人家看是……?”

   

  任三嫂给抓了回来。抓个把女人是怪轻松的事,而且这儿到庄溪去也很近,不过四十来里路。

  怎么样个抓法我可不大明白。读者诸君要是想知道一下,那我得请你上得意楼茶店,听一听缪白眼老板的叙述。

  “祥大娘子到长太爷那里请了示,就去找福来七娘……”

  “福来七娘?”

  “任三嫂的亲生娘呀,”缪白眼象怪这问话问得不懂事似地对那个把斜视眼一瞪,可是视线斜到了一个黄胡子脸上。黄胡子就赶快表示懂事的样子说:

  “任三嫂是应福来的女儿呀。”

  “对啦,应福来的女,”缪白眼接了下去。“祥大娘子自然要同应家的人商量一下的。……长太爷说要抓来办,福来七娘拗得他过?女儿跟上了野老公,应家里也没面子。好,办!哪个叫她做出这些丑事来!……”

  “任三嫂还认得几个字哩。”

  “怎么,认得字就不偷人么?越是女学生越会偷!……长太爷说的要整顿整顿风气,不要再有人做出这种混帐事来。……”

  缪白眼来了劲,卷起袖子,站了起来。他瞧了瞧大家的脸,看别人可是在注意地听他。

  “哼,他们就到庄溪去:一个任三,一个祥大娘子,一个应副来,一个福来大娘,还有那个男子。……”

  他打着手势往下说,他象亲眼瞧见了的,他说他们带着绳子什么的找到庄溪那个野老公家里,野老公是个田侉老。任三嫂正在那里煮饭。

  福来七娘先进去。

  野老公一瞧见她来就着了慌,红着脸子来招呼丈母娘。可是丈母娘劈口就骂那位野女婿。

  其余的人躲在门外,约好了的:一等福来七娘大声说话,他们就拥了进去,把任三嫂一把抓住——

  拳头,绳子。

  “你这死娼妇,今天要办死你!……捆回去!”

  任三嫂腮巴子上泛了白色,可是没有怕的劲儿。

  “我死不要紧,宜妹子一没奶吃就活不了。”

  她还生了个女儿哩。

  “好,小孩子也带走罢。”

  这么着就七手八脚把她抓了回来。

  “捆猪样的就捆回来了。”缪白眼翻一下眼珠子,结束了他的故事。

  “如今祥大娘子在敦太公的香火堂里请酒哩。”

  请酒是请族绅,请任三家里的亲房,请福来两个。

  可是得意楼里谈着这些话的时候,香火堂里已经散了酒席。

  “任三还是舍不得那个女人,”缪白眼加一句。“他还是要她。”

  “怎么的?”

  “怎么的,他们不知道这是长太爷的主意,长太爷只是想要惩办任三嫂的不识抬举,可不愿任三把她赶出去。”

  “唔,不能赶她出去,”长太爷剔着牙,在喉管里说着。把她放在这儿,她总得有一天要识抬举的。

  长太爷把任三叫了来问他。

  “这女人你还要不要?”

  可是不等回答就又:

  “还是办她一顿叫她以后上规矩好了。唔,你看如何,唔,至于……至于……如果赶她出去,则又…则恐怕……一赶她出去,她在外面的丑事……说起来总是任家的媳妇。……家丑不可外扬,办她一顿叫她改过就是了,懂不懂,唔?”

  任三楞了会儿。他得相信长太爷:长太爷待他好,还借过一百四十块钱给他。

  “怎样,唔?”长太爷把一双细长的眼睛钉着任三。“如果赶走,将来闹出大笑话,更要败坏任家族上的家声。你能答应,我不能答应!”

  “是。”

  “好了,就这样。”

  办总得办一办:他们在香火堂里吃了饭,开始审问。

  许多眼睛都钉着长太爷。长太爷和长房里的二老爷嘴挨着耳朵说了会儿,就和福来夫妇让起位子来。

   

  排列着祖宗牌位的神龛子都给打开了门:让那些写着金字的老祖宗们瞧瞧这次的事件。桌子上摆着一个茶盘,放着一片红绸子,稍微有点儿风一刮,红绸子就不安地一动,桌子下面堆着些锁链,绳子筋条①。

  

  ①原注:这是四五根竹梢,用绳扎成一把的一种刑具。竹节当然不削去,因为这么样打起来方过劲。

  长太爷坐在靠着桌边的椅子上,好几次想要拿右手去剔牙却给制住了。他扬起一双细长的眼睛瞧瞧旁边坐着的二老爷,又瞧瞧板凳上的福来夫妇,他把自己的腰挺了一挺。

  把眼睛向对面扫过去:一排任三家的亲房,凹凹凸凸地列着各色的脸子。门边斜着一张板凳——祥大娘子和任三对长太爷他们作了个揖就一屁股坐上去。再把眼珠子溜过去——

  一堆芡实粉,一堆没蒸透的蒸鸡蛋,那不识抬举的家伙!

  她站在祥大娘子的后面,地上倒映着个模糊的影子:转一个弯拖到墙上。

  长太爷瞧瞧她,又瞧瞧别人。过一会又瞧到她。他的眼睛不知要放到什么地方好。不知不觉他的右手慢慢地要伸到嘴里去,可是一下子意识到什么,马上把一双手筒在袖子里关着,怕它不听话又去剔牙。

  大家也把眼睛偷偷地往任三嫂身上溜,看着她是怎么个劲儿。一些亲房里面的男人更是溜着挺起劲,可是又怕长太爷瞧见了会骂人。可是长太爷已经明白,对他们结结实实瞪了几眼——

  “哼,不知廉耻的家伙!”肚子里说。

  任三嫂什么表情也没有,只是咬着嘴唇。她脸色发白。她比两年以前瘦了点儿,可是瞧来还是怪丰满的。她眼盯着地上。她仿佛什么都已经决定了似的,一点不怕。

  祥大娘子在数说着任三嫂的罪状。她用了许多重复的句子,一直说到把任三嫂抓回来。她要请族人当了祖宗的面公断。

  大家的眼睛转到了长太爷的脸上,只是任三嫂的眼珠子没动。

  “舍下祥大娘子已经说了个明白,”长太爷带了七成鼻音,“唔,亲家如今也在这里,只看……只要是……如今看你们应府上主不主张办,是不是要……”

  “她做出这种事来自然应当办,我不纵容女儿,这是……”

  “唔,”长太爷咬一咬牙。“你们应府上也是明白人,你们不纵……我来问她自己,我来……”

  长太爷就把那双细长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任三嫂,你出来!……你自己有什么话说?”

  不言语,什么都哑着。

  “怎样,唔?”

  沉默。

  “说呀!”

  过会:

  “叫你自己说呀!”

  “我没有什么说的!”她动也不动一动他说了一句,叫大家都吓一跳。

  “哼,你不说我们也明白!”长太爷尖着声音,“大家自然很明白,唔。应府上……我们也领到了应府上的……亲家太太的话。……我们商量一下……”

  长太爷和二老爷嘴挨着耳朵叽咕了会儿。

  谁都正正经经坐着,连呼吸也不敢叫它大声点儿。他们瞧着长太爷和二老爷那两个挤在一块儿的脑袋:长太爷的脑袋在读诗似的画着圈子,画呀画地就离开了那一只脑袋,移到桌子边了。

  “这桩事情大家都很明白,”长太爷两只手抽出了袖筒,挺着腰板子,“唔,这种事情是丢我们先人的丑……我一定要整顿整顿这风气,给那些相信邪说的无耻之徒看看!……孝梯忠信,礼义廉耻一桩都不讲了,这还了得……!淫奔——万恶淫为首,今天这万恶之首的……这万恶的……今天这……这这这……还了得,丢尽任家族上的脸!……非严办不可!……跪下!”这里重重地捶了一下桌子,那放着红绸的茶盘就一跳。“任三,剥了她衣服。打一百!……”

  长太爷瞧着任三脱她的衣裤:她那野老公这么给她脱衣裤,抱她在手里的!长太爷颧骨发了青。……要是任三一不留神,把她里衣裤也脱下来了可怎么办?那可……唔唔,呃呃,哼哼。

  可是这当然不会。虽然大家都想看看任三嫂光着屁股是怎么个神情,可是大家都知道廉耻,知道这是要伤不少的风化的。

  于是她全身留着一身白大布小褂裤。奶子高高地突出:隔了一层衣,可是还瞧得出奶嘴子在什么地方。这对奶子给那田侉老的野老公摸了多少次呀,妈的。任三剥下她的夹袄,还听见一声洋钱响:这是野老公给她的三块花边,她被抓的时候给匆匆忙忙塞在她手里的。她玉圈子不要,要花边,哼!

  她对上面跪着,福来七娘和祥大娘子拖住她的手。

  任三对手心吐口唾沫,拿起筋条。

  “这娼妇!”

  哗!——下抽在她脊背上。

  接着第二下,任三咬着牙,手臂上突出隆起的肌肉。第三下,第四下,第五下。筋条加速地运动起来:哗,哗,哗,哗,哗……

  筋条的梢头飞了开去,只剩下结实的粗枝子。

  任三嫂那蒸鸡蛋似的脊背肉变成了怎么个样子是瞧不见的:隔着一层大布衣。看看筋条的劲儿,任三的发火,听听哗哗的响,可以想象得到她脊背肉的变化。哗一下,就在白白的皮肉上突出一条紫红色疙瘩。再几下,疙瘩破了皮,血沁出了白大布衣。

  她不叫,她不哭。她紧紧地咬着牙,紧得几乎把牙咬碎。她并没挣扎,可是一筋条下来,就无意地把身子让一让——当然是毫不相关,她的两只手给拉住,身子的左右是自由不了的。她闭着眼熬住,在眼角上挤出了一粒泪颗子。每逢任三一举起筋条,她并不望他下来得轻些,只是希望别打在打破了的肉上。不过这可说不定的。总之别人是对着脊背打:在完整的皮肉上抽出疙瘩,在疙瘩上抽出血。在打烂了的红肉上面,深深地烙着竹节的印记。

  白色大布衣上糊着红色的血。青色的筋条上也涂着一段儿红。

  哗,哗,哗,哗,哗。

  一百。

  任三喘着气,拿袖子在额头揩着汗。

  长太爷的腮巴子在抽动着。

  “好,你以后还到不到庄溪去?”他声调有点不自然。大家瞧任三嫂。任三嫂短促地呼吸着,闭着眼。

  “问你呀,”福来七娘对着女儿。

  “你以后要是能改过自新……”长太爷镇静地说。

  没答。

  “问你怎么不开口!”

  “说呀,说呀,”福来七娘颤着声音。“长太爷问你还到不到……”

  “我……我……”

  全世界都哑着,静静地等着她下面的话。

  “我……我……”呼吸促得说不出。

  “你怎样?”

  “庄溪我还是……我是……我要去的……”

  虽然她说得那么小声儿的,可是比一声地雷还惊人。大家彼此瞧瞧,睁大了眼,张大着嘴,仿佛有个什么有力的东西打得他们发晕。

  长太爷额上的青筋瞧着瞧着高起来,脸发青。哼,这娼妇!——就只让庄溪那田侉老把她搂在手里!她不识抬举。她丢了面子,他把桌子挤命地一拍,把全肚子里的气都叫了出来:

  “再重打——结实打!”

  筋条又在血肉模糊的烂脊背上抽了上去。

  她的头往下垂,身上抽着痉,嘴里吐白沫。

  “她晕了!”

  忙着给她喷冷水。

  “醒过来再打!”长太爷叫。

  衣上裤上全是血。福来七娘手发抖,眼泪涌出了泪腺。

  “再问你:还到不到庄溪去?”

  又回答长太爷一个沉默。

  福来七娘的眼泪洗着腮巴子。

  “你就说一声不去罢,亲孩子,你就说一声……”

  任三嫂仰起满是眼泪的脸瞧着娘。

  “不怕……妈妈,我要……妈妈,我要去……我要……”

  长太爷的肺脏差点儿没给爆破,他嘎着噪子咆哮:

  “再打!”

  任三嫂又晕了一次,可是她不肯说不到庄溪去。她熬着疼,让自己全身流着血,只是不肯说那句话。她希望任家的人没办法,赶她走。这长太爷很明白,他只是气,可不说撵她出去。哼,这么迷着那田侉老,总得打醒她!

  “还是要到庄溪去?”他溅着唾沫星子。“再打!——非打得她回心转意……”

  她全身没有一片完整的肉,那身小褂裤成了红的。打六次晕六次,香火堂上的人许多闭着眼不敢瞧,有几个偷偷地揩着眼泪。应福来把手捧着脸。福来七娘抽咽起来。祥大娘子眨着泪眼,摇着手。任三手打颤,连筋条都抓不住了。

  “怎样?”长太爷的声音不象是长太爷的声音。

  她眼睛张开了小半,她全身发麻,不住地抽着痉。

  “怎样也要去……我……我……”

  长太爷恨不得把一切都毁掉,他跳着,捶着桌子。

  “再打再打!”他喘着气叫。“再打!……任三,打!……怎么我叫你打呀!”

  任三右手提着筋条只是发抖。

  “打呀!”长太爷拍一下桌子。

  福来七娘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把身子一倒就跪在长太爷跟前。

  “我讨个保,我……这孩子……这孩子很……”

  二老爷也出来说:看样子不能再打了,还是……

  “那么关起来!”长太爷说。

  大家都嘘了口气。

   

  田野里的树叶全落了,山成了焦黄大土堆。风刮到身上冷了起来。

  两个月里,长太爷对任三嫂怪注意的,一瞧见任三就问:

  “三嫂怎样?”

  “听话倒还听话,只是不开口。”

  “唔,要提防她逃呀。”

  “是,不过看样子不会逃。”

  “她那野孩子呢?”

  “丈母娘把她送回庄溪她爷那里去了。”

  任三嫂对什么人也不开口,长大爷有几次在河边上瞧见她淘米洗菜,不好对她说话,说不定她还恨着他哩。可是她到野老公那儿去是该打的。

  “唔,慢慢来:欲速则不达。”

  她不会欢喜任三,他简直是个草包,那任三。只要她渐渐忘了那野老公,什么都得有转机的。

  过了那么上十天,真有了转机。可不是象长太爷希望着的转机。

  她突然开了口。她象从前一样有说有笑,跳跳蹦蹦的。对祥大娘子特别会巴结。她而且还搽水粉,每天把髻梳得光光烫烫,任三一闲下来,她就偎着他,扭扭他的大腿,到他耳朵边小声儿说话——谁知道她说了些什么!总而言之,她说了就对他斜着一双眼,格格格地笑着。任三就——

  “这骚货!”笑嘻嘻地低声骂她一句。

  可是祥大娘子很不放心:这么一下子改了样子,总得有点别扭。一等任三他们俩上了床,她就把房门锁了起来。

  这消息给长太爷老大不高兴。

  “任三倒偏生有艳福,这脓包,这蠢猪,哼!……一朵鲜花插在牛屎堆上!……”

  任三嫂象以前一样那么孩子气,跟人有说有笑了。慢慢和她谈上劲,她许会识抬举的。

  长太爷眯着眼笑,把那个玉圈子套到手上。不过——

  “不过她喜欢花边,唔。”

  太阳快要沉下去,长太爷带了五块花边踱到那河边上。

  任三嫂淘完了米往家里走。

  “忙呀,”他说。

  “哦,长太爷。”她笑。

  他向她走近一步,她可没避开。可是他想不出一句话来。他想:应当庄重一点呢,还是应当随便一点?他愣了会儿,结里结巴地说:

  “如今……现在他……唔,如今……唔,任三如今在家里么?”

  “你老人家要找他,是不是?”

  “并不找他,唔,并不找他。……呃,不要找他。没什么事……呃,我问你:你……”

  那个笑着瞧着他。他想扭她一把,可是该说些什么呀?

  “你……你要不要花边?”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小声儿地。

  任三嫂一媚笑,低下着脑袋,接着她把嘴堵得高高的:

  “任三晓得了又会要打我……”

  长太爷希望能够一把抱住她,抱她回去那个:搂着她,轻轻咬着她,抚摸着她。任三敢打?

  “怕他?——有我!你……”

  他向她跨进一步。他手搭在她肩上,一把一把扭着,从肩膀一直扭到手臂上。她让他扭,这是他生平第二次扭到她的肉。这回扭着她的是左手。右手抽不出空儿来哩:右手拿着五块花边。

  于是这五块花边送了过去。……

  不,他觉得五块这数目似乎太……唔,他就丢两块在自己荷包里,把三块送过去给她。

  她又是一笑,可不接。嫌少么?

  不,她两只手都提着篮子呀。

  长太爷把那三块花边塞到她衣袋里去,经过她的胸脯,就在她奶子上捏了一把,这是第三次扭她的肉。这回可又是右手。

  “呃,正经些,”她瞟他一眼。“人看见!”

  他格格地笑起来,露出一行歪歪倒倒的牙齿。犬齿上粘着一块酱色的什么东西,大概他吃过晚点之后还没剔过牙。

  “不要怕任三,他是个脓包!……我自然要想法子。……我们……”

  “过几天我来回长太爷的话。”

  一跨腿就跑了。

  “唔,”长太爷微笑着,把脑袋画了几个圈。“唔唔,唔唔。”

  可是今天不能那个。

  “嘿,恨天不与人行方便!”

  瞧瞧天,真的象在恨它似的。

  天是一抹桔黄色的天,缀着些破碎的云块。

   

  长太爷一面剔着牙,一面和一个人说着话。那人不住地眨着那双斜视眼,似乎怕长太爷的唾沫星子溅到他眼里去。读者诸君认识那人的:唔,缪白眼。

  “你去对任三说,他那笔钱月底一定要还,唔,还个对开。你去说,唔,我这笔账不能再展期了,他已经……他已经……”

  右手又伸进了嘴,话就给打断了。

  缪白眼一直瞧着长太爷。

  “他已经欠了半年多,”手一抽出嘴马下就往下说,“唔,三月半,三四五六七八九,唔,半年多。两次展期。这回你去对他说,我自己要用钱,唔,我不能……你听着呀!”

  “我听着的,”那个眼睛一动也不敢动地。

  “听着的!——我对你说话,你眼睛看着别的地方!”

  “我是看着你老人家的呀。”

  “唔,那么听懂了吧。”

  “不过我看任三还是还不出的。”

  长太爷踌躇了会儿:那句话要不要对他说?长太爷知道任三还不了账。可是正要他还不起,这笔账可以拿人来作抵。长太爷始终没机会和任三嫂……

  缪白眼笑着,到长太爷耳朵边捣了句鬼:

  “我叫他把任三嫂抵给你老人家,等到他还这笔……”

  那个一惊,嘴里可骂着:

  “放屁。这成何体统!”

  “叫任三嫂在上房里伺候伺候……”

  “我不管你对他怎样说,总而言之这笔账我要收……”

  “任三还不起就叫他把任三嫂来押着,你老人家看……他自然是还不起的。把任三嫂……”

  闭了会儿嘴,长太爷就象不答允又象答允了似地——

  “唔?唔,唔唔。”

  缪白眼走的时候长太爷又叫住他:

  “你不许在外面瞎说我的什么话,懂吧。你要是……你如果说了什么,你的店别想开得成!……”

  “哪里……自然……”那个陪着笑。“我是你老人家一手提拔的,你老人家待我比亲生爷还好。……我报恩……你老人家问问人家就晓得我是……你老人家叫我死都可以的。”

  “唔,我自然相信你。……你出了力我自然晓得。”

  可是任三听了缪白眼的话很着急。

  “那什么都完了!”——任三还不起这笔账。

  缪白眼笑一下:

  “其实法子多得很哩。”

  “不是那回事。长太爷是一定要收回这笔账的,”缪白眼装了个鬼脸。他知道长太爷的心事。这回他要是办成了,长太爷准得更看得起他。

  “我自己去求求长太爷……”

  “那不行,”缪白眼张大了眼,“长太爷的脾气你是晓得的,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你这笔账是我做的中人,你不要给我苦吃任三真是个脓包,他简直要哭了出来。”

  “这怎么办呢?”

  “拿一个东西去作抵呀,”缪白眼瞧着任三。

  “你看看我可有半件值钱的东西?”

  “人也一样呀,董举人不是……?”

  董四太爷拿人家的媳妇抵过账的。

  任三透了口气:人有的是!把任三嫂去押给别人真算不了一回什么。可是——

  “长太爷肯么?”

  “蠢猪!”缪白眼在肚子里骂。嘴里说着:“去求求情。”

  “你陪我去。”

  “唔,也可以,你约个日子:哪天去?”

   

  镇上又传着一个消息:

  庄溪来了一个叫化子,带了一张纸条给任三嫂。任三嫂认识字的,她也写了个条子给那叫化带回去。

  “她还给了那叫化两块钱哩。”

  祥大娘子一发觉这件事,那叫化可已经跑得远了。

  这消息叫两个人着急。

  长太爷还没上手,不能让她逃去。他给过她三块花边。他望她慢慢儿回心转意。可是她拿了他的花边给那叫化去和野老公通消息,妈的!

  “哼!”

  可是别着慌。任三嫂总是个女人,不会和焦四姐两样。只要到了手里不怕她不识抬举。只要别给她逃了。

  任三想着长太爷那笔账。老婆一逃,到月底还不了这笔钱他只好上吊。老婆就是那笔钱,可不能让她跑掉。他得依了缪白眼的,赶快去求长太爷,押个人来抵账:借据一销毁,她跑了可就不关他的事。

  赶快去求长太爷呀,他妈的,赶快呀。

  “你老人家那笔账……”

  他就这么着在长太爷面前吞吞吐吐说了起来。他老瞟过眼睛去瞧瞧他旁边的缪白眼。缪白眼对他装装鬼脸,似乎——“说呀,说呀。”

  愣了好会儿,他才结里结巴吐出了他那主意。

  “……叫她来……叫她伺候……在上房里她可以……”

  “放屁!”长太爷绷着脸。“我要她伺候什么!……成何体统!……她是淫奔之妇,她……她她……伺候!……真是荒谬不经!……这笔账我无论如何要收回的,唔,你早早准备……!”

  任三全身给掉在冰窖里,缪白眼不是说长太爷一定会肯的么。他只希望一面交人,一面毁了借据。

  任三嫂是芡实粉,是蒸鸡蛋,不错。可是长太爷把芡实粉蒸鸡蛋一捞到手,就丢这一百四的一笔账,可不上算。他只要拿任三嫂来展展期。还有,任三嫂一押到自己家里来,地方上可就得有闲话。

  长太爷剔着牙,让对面那家伙去苦着脸。

  “展到年底,加你老人家三分息。”

  “不行!”——走进了后房。他不能和任三谈个明白。他对缪白眼丢了一下眼色。

  “怎么办呢?”任三拖着缪白眼。

  “我给你去说说,”一转身跟长太爷进去。

  任三在冰窖里愣了七八分钟,缪白眼跳了出来。

  “好了好了,”缪白眼拖任三走。

  “怎样?”

  “出去说。”

  任三快活得腿子发软。

  “长太爷答允了么?”

  “这样的——”缪白眼轻轻说。他电扇似地眨着眼睛,伸出一个食指打手势。他叫任三随便一点,让任三嫂伺候长太爷。可是要任三嫂还是住在自己家里。长太爷一要她伺候,就来告诉她,伺候完了还不是回来。

  “你可不能对人说出半个字,一说你就没命!”

  “自然不说,”任三很快地答。“那笔账呢?”

  “展到明年端午,不要你再加息——本来是四分息还是四分息,……不过你对什么人也不许提起。”

  “自然自然。”

  当天晚上就叫任三嫂去伺候。任三嫂和长太爷很有点儿什么:在河边上给他捏过奶子,还拿过他三只花边。她很识抬举,只要任三肯。

  “唔唔,”长太爷忍不住笑。

  这晚上她得到长太爷家里来。搂着,扭着,咬着,怎么着也可以。长太爷叫任三送她到孝子桥,长太爷自己到孝子桥去接。没人伴着她走怕她逃。叫别人伴着怕漏了风。叫缪白眼伴着呢——他妈的这白眼靠不住,给他揩了点儿油去可不是劲儿。

  东边挂出了大半个月亮,象一瓣桔子。长太爷在孝子桥边踱着。突出的颧骨在月光下一闪一闪地发亮。他觉得一切的景物都可爱起来,那些干枯的瘦树仿佛很苗条。前面那灰白色的山似乎在对他笑。坟堆象任三嫂的奶子。

  “唔,奶子……”

  不过这可有点儿不大对,坟堆是硬的。

  他望西瞧瞧:还没来。

  任三嫂可还怨不怨他?——“任三晓得了又会要打我,”嘴那么一堵,妈的,她只怨任三。她给他扭,她对他那么一笑。她只是怕任三。可是今天——

  “唔,唔唔。”

  今天得把这蒸鸡蛋吃下去!

  他踱起来。右手剔剔牙,又抹抹脸,手上的唾沫就给匀在脸上。

  什么地方脚步一响,他心就一跳。

  向东渡了两丈远又转身向西踱着。影子在不平的地上画过去,就一扭一扭的。

  对面有两个人走来。

  这冤家,他妈的!三十里以外也认得出是她!

  他兴奋得几乎站不住,她是他的,她今晚随他怎么着。他得……唔唔,呃呃,哼哼。

  等任三一转身,他就去捏她奶子。

  “忙什么!”她格格地笑。

  “你的亲太爷等了一万年,等不住了。……走罢。”

  “等一等。”

  “好嫂子……”

  “让我歇一歇。横竖今天是……”下面用一个媚笑来补完这句话,她微微地喘着。

  “真古怪,今天你这样细嫩起来了,走这一点点路就那样的……”

  她瞧瞧她来的这条路,任三走得瞧不见了。她又瞧瞧四面:静悄悄的,月亮照着她那会说话的眼睛。长太爷瞧着她那红红的腮巴子。他扭她的肩膀,奶子,肚子,大腿,还有别的什么地方。他眼花着,身子发软。他希望他能够土遁,一步路也不用走就到了自己房里,在那张宁波床上面。他脑袋觉得怪沉重。

  “走罢,走罢,我实在……”

  那个不言语,只四面瞧瞧。

  长太爷一把搂住她。

  突然——他觉得有炸弹爆炸了似地一声大响,他脸上吃任三嫂打了一拳。他摇摇了退了几步,鼻血直冒。

  “怎么?”

  “怎么,我怎么也要到庄溪去!”她拔脚就过桥。

  长太爷仿佛做梦做醒了似地,跳起来拖住她。

  “任剥皮!瘟族绅!畜生!”她捶着他的脑袋。“今天我叫你上当,叫你晓得厉害,你这瘟猪,瘟家伙,臭蛋!”

  她把他使劲一推,他给摔倒在烂泥里。她四面瞧瞧,就过桥往北跑去。她跨过田,跨过小河,爬过山,对着庄溪的方向走,她不走大路。

  任三嫂逃了。

  这里的人发觉了去追,没追上。到庄溪也找不着任三嫂和那野老公。听了那边的人说,知道任三嫂没天亮就赶到,门一打开,野老公和她带了他们的宜妹子,捆了个包袱就走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哪儿去。

  “哼,哼!”长太爷咬着牙。他脸上青着肿着。“万恶淫为首!这淫妇!她又淫奔!任三放她逃走,非严办不可!……”

  他又叫缪白眼去催任三那笔账。

  “告诉他:非还不可,哼!……不还就把他吊起来!”

  镇上的人大家都知道长太爷要办任三。

  “说任三嫂是任三放走的哩,长太爷要办他。”

  “长太爷要整顿风气,要给任家族上挣点家声,任三倒放她走!”

  “长太爷是顶讲老规矩的。”

  “长太爷脸肿着哩。”

  “缪白眼说是气肿的,族上出了这种事,长太爷自然生气呀。”

1933年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初版本。


扫码预约